搜索
查看: 1549|回复: 0

马尼拉封城日记---3月30日

[复制链接]

171

主题

171

帖子

223

菲华币

菲华特使

Rank: 3Rank: 3

积分
362
发表于 2020-3-30 20:24: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是3月30日,周一,马尼拉封城第17天。

一早被各种各样的新闻推送刷醒,显示的是昨天阿基诺机场的航空事故画面,现场的火光冲天,隔着手机屏幕可以想象飞机失事瞬间的惨烈和机上人员的绝望。

相关链接:《医疗包机马尼拉机场发生事故  机组乘客共八人不幸罹难》

这场事故,造成了连同患者和医生,以及机组人员共八人,尽数罹难,在这个多灾多难的2020年春天,又为这座城市增添了一抹悲凉。

马尼拉封城日记---3月30日w1.jpg

然而,在接下来的不同的华人群里,一则事故解读的消息在不停被转发。


3/30周一

看到菲律宾昨天一架飞机跑道上坠毁的消息,感觉到有些悲伤,这无异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早上起来一看,原来是菲律宾卫生部租用的飞机准备运载物资援助日本的。

这也无可厚非,灾难面前互帮互助,人之常情。可细细一看,我操他娘,居然把中国捐赠的物资原封不动的要转赠!中国政府和华人社会尽己之能帮助菲律宾,目前菲疫情严重,大多数的人没有防护,病了也得不到救治,政府不把物资用于民众,却讨好卖乖,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啊,既无天道也无人道,难怪我多年的朋友告诉我:这个国家是一个“有礼无耻”的地方!


一瞬间,我怀疑自己的眼睛欺骗了自己。

莫不是昨天马尼拉出了两起飞机交通事故?

翻遍订阅的各大菲律宾媒体,包括各路菲律宾网红的路边社BLOG,却没有发现有哪一家爆料昨天阿基诺市场有另一起飞机事故,那么众多媒体包括NAIA本身都已确认的医疗包机事故,到了这些人的话语系统里,却成了菲律宾将中国捐助物资转增援助日本的讨好献媚行为?

互联网的阴谋论,难就难在你即使较真,也很难找到炮制阴谋论的源头,因为只要有一个人相信了,阴谋论就已经获得了成功,真相就已经发生了萎缩。

后来询问了本地华社的老侨和媒体的朋友,据他们分析可能是前两天菲律宾卫生部租用该类型轻型飞机向外省分发抗疫物资,拍的照片放通过社交媒体传播,照片上有飞机和中国捐赠物资的标识,因此被阴谋论制造者将捐赠物资和飞机和昨晚的飞机事故嫁接到一处,进而上升到对一个国家的批判鞭笞。

诚然,菲律宾很腐败,效率低下也是公认的事实,但是一个主权国家,脑子只要没有被烧坏的话,都不会做出如此药丸的举动,这种行为对于捐赠国,转售国,受捐国都是一枚烫手炸弹。

既然,稍微用一些脑子就能想明白的简单逻辑,那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同胞被带了节奏,疯狂转发呢?

个人以为,这是因为很多同胞以“我愿意相信”为心理基础,愿意相信菲律宾政府的种种恶,这种迷信所植根的土壤,往往具备信息获取不充分、逻辑常识欠缺、无力理解事物的复杂性等特征。

马尼拉封城日记---3月30日w2.jpg

阴谋论由来已久,近有《货币战争》里的世界幕后黑手共济会,远有纳粹戈培尔的“罗斯柴尔德犹太家族,说他们通过贷款来支持战争和革命,达到掠夺人民的目的"。

对纳粹来说,真相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罗斯柴尔德家族操纵世界”这个阴谋论,可以很有效地煽动起德国人的反犹情绪。

消灭阴谋论是不可能的,因为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人相信阴谋论,也正因如此,面对纷繁复杂的信息,种种据说和传闻,充分地获取信息,与用正确的逻辑去思考论证,才显得尤为可贵。

关于昨天的医疗事故,脸书上看到了很多人在转载Nicko Bautista的帖子,他是一名在曼达卢永工作的医生,奋战在抗疫前线的他,不幸的是昨夜八位罹难者之一,昨夜之后,他的生命被永远定格到了33岁。

他的姐姐,在事发后将他之前脸书的日记,贴到了NAIA的相关页面。

在他的脸书中,透露出了对亲人的挂念,以及对疫情的担忧。

"我等不及一切了。所有的悲伤和担忧能够快一些结束。我等不及要回归正常了。见我的朋友们。和我表兄弟喝酒。亲吻我的侄女。拥抱我爸爸 为了我姐姐身体健康。”

“我时常在想我在前线,是否会被感染生病,那么我要成为死亡统计名单中的一个数字……不管怎样,职责所在,让我们为之奋斗吧,说实话,我很害怕真是地狱。”

但是下一刻,他的职责又使得他必须敦促患者不要隐瞒自己的旅行史,

“当您说谎时,我们会死...考虑您的行为。我们会尽力保护您免受这种可怕疾病的侵害,但是谁能保护我们呢?请您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待在家里。不要对医生说谎。”

马尼拉封城日记---3月30日w3.jpg

我所知道的是他像英雄一样战斗,我只能希望他的战斗不会白费。安息吧,尼克。我爱你,我的兄弟。我将永远尊敬你。——这是他姐姐写在最后的话语。

马尼拉封城日记---3月30日w4.jpg

我想,面对当事人的至亲亡故之痛,即使我们难以用同理心感受悲伤,至少,也学会用理智,不去污名化这一场事故,以及事故中罹难的每一个人。

今天菲律宾科技部宣布,公众有望在本周批准使用本地生产的新冠病毒测试盒。

据科技部长的声明中说,目前测试盒的临床验证正在进行中,预计将于4月1日(星期三)完成,最快将于4月3日星期五进行产品注册证书,该证书将允许其商业销售,以及临床应用。 目前测试盒的市场订单已达12万个。

第一批26000个测试盒将捐赠给卫生部,后者将分配给菲律宾收治病例和观察疑似病例较多的医院优先使用。

剩余94000个测试套将由Manila HealthTek商业出售,每个套件的价格约1300比索,保证市民能用上安全放心的检测盒,这种检测盒比目前医院中使用的检测盒价格要便宜许多,并且该检测盒符合世界卫生组织标准,与世卫组织捐赠的首批检测盒是一种酶式反应机理研发而成。

这则新闻的结果是,那些手里屯着检测盒的朋友,要抓紧时间抛货了。

菲律宾不断发展的疫情,牵动世人的目光,日前,载有中国银行捐赠菲律宾卫生部50万只医用口罩的货运航班,紧急抵达马尼拉国际机场,随即这批医用口罩已移交菲律宾卫生部,支援菲律宾各医院和社区防疫人员抗击疫情。

马尼拉封城日记---3月30日w5.jpg

在捐赠医用口罩的外包装盒上,用中文和大家乐语分别写着“同舟共济守望相助”和菲律宾著名谚语“Matibay ang walis, palibhasa'y magkabigkis(扫帚之所以结实,是因为棕榈叶被拧在了一起)”,表达了中国银行集团对菲律宾抗击疫情的支持,和对菲律宾早日战胜疫情的美好祝愿。

本周一,菲律宾卫生部(DOH)表示,很乐意接受中国医学专家在该国抗击新冠病毒方面可能提供的任何援助。

卫生部长弗朗西斯科·杜克三世在新闻电视台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没有理由拒绝中国的帮助,我们做好准备,期待着来自中国富有经验的专家,不仅是帮助这里的医生,还可以指导我们如何改善病例管理。”

与此同时,菲律宾驻华大使表示,目前中国医疗队来菲已取得两国政府共同批准,只是需要一些细节需要解决,包括医生名单,达到日期还有入住酒店,派驻场地等。

这些细节对接完毕后,中国医疗队将被派往菲律宾,以帮助该国阻止新冠病毒的流行蔓延。

截止到本周一2020年3月30日菲律宾卫生部统计数据:

感染1546例,死亡78例,康复42例。

面对疫情严峻的形式,卫生部部长杜克表示,4月14日,能否取消封城,目前言之尚早,他还引用了武汉的例子,来说明隔离封城后,需要确保安全状态下才可以解禁。

届时是否取消封城,还将由到时候的疫情发展情况来决定,具体工作,将会有政府传染病特别工作组实施评估。

同时,副部长维雷吉尔女士表示,目前随着检测盒的捐赠和自己独立生产,下一步开放的检测实验室增多,预计感染案例将会进一步上升,目前RITM(热带病研究所)的检测能力为日均千例,研究所向卫生部承诺,月底前完成所有的积压检测。

从一正一副两位部长的陈述中,接下来的疫情数字,感染数仍将保持激增状态,至于死亡数字的上涨幅度,将会是一个评估锁城成效的重要依据。

马尼拉封城日记---3月30日w6.jpg

写这篇日记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一位Rachelle Serrano-Ramos女士的疫情记录,记录她的父亲生命的最后时刻,挣扎在医院外帐篷里的十一个小时。

看完记录的我,将它一字一句的转译到这里。

《父亲,在医院外的帐篷里,等待十一个小时后离世》

亲爱的爸爸,我写在这里,只是不想让您成为冰冷统计数字的一份子,说实话,我从没想过你会就这样离去,在一场我们还没有准备好和病毒战斗的情况下,被病毒带走生命。

我的父亲,自从政府颁发封城令以来,一直遵循政府的相关规定,在屋子里自我隔离,期间只是去过社区的杂货店两次。他没有任何旅行经历或与已知的新冠病毒阳性人员接触的历史。

然而,周一,爸爸开始表现出轻微症状,持续性的低热,没有咳嗽或感冒等症状。我们想带着他去医院,但他每次都拒绝。

爸爸,你和我说你很害怕,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了。

您担心,可能医院此去再难回家,想多陪我们一会儿。

现在,我知道了,但是一切都已经是可悲的现实。

周五,大约凌晨2点30分,我最小的弟弟给我打电话说,我们需要把爸爸带到医院,因为他看上去很苍白又虚弱。

弟弟说,爸爸吃不下饭,虽然从未表现出咳嗽,但不知为何,爸爸突然呼吸困难。

我们在凌晨,立刻打电话给奎松市的几家私立医院,但被拒绝入院。

医院有很正当的理由——他们不再接受新冠病毒感染病例,不论是确诊还是疑似,因为医院没有人手和床位。

这几家医院,最后把我们给引荐到了菲律宾肺病中心,说这个会收治病例。

我们又给这家医院打电话,医院那头听说了父亲的情况,说可以过来,但希望做好准备,因为要等待很长时间。

我当时和家人短暂了商量一下,没有选择的情况下,还能说什么呢?等待漫长的希望,只是没有想到等待希望的时间如此之长。

我弟弟陪着爸爸,在医院等待了漫长的11个小时。

我没有想到,那 11个小时,是我爸爸人生的最后时刻。

我父亲坐在轮椅上,呆在医院外一个等待会诊的帐篷里,周围有几个疑似病例在不停的咳嗽。

我父亲所居住的社区 Talipapa(社区名字),当我的兄弟去社区寻求帮助时,社区官员没有提供任何帮助,我无法向他们表示感谢,这一切糟糕透了,我的兄弟不知道怎么开车,所以我们不得不找一辆私人救护车来运送他。

我不知道最后11个小时,我的爸爸是怎么熬过来的,一分一秒,看着周围的绝望与焦虑,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和呼吸急促的喘息声,只有三两个护士忙作一团,她们是如此的不知所措,人手不足,疲惫不堪。

我从来没想过,不到24小时,我父亲就会撒手人寰。

经历了11个小时的苦捱后,父亲终于在星期五晚上7点从帐篷送进了医院。由于肺中心的重症监护病房(ICU)挤满了人,他被推到挤满疑似病例的房间,插管,上呼吸机。

我们在外面为父亲祈祷,希望他能熬过人生的至暗时刻。

后来,医生出来了,和我们道歉,说她们尽力了,但是爸爸已经走了,医生说她们也很难,整个疑似病例的病房,那么多的病人,插管,呼吸机......这一切,都只有3名护士在照顾。

我理解医生想要和我们表达的歉意,我仍然向所有在前线奋力抢救生命的医生和护士致敬,你们正在利用有限的资源尽力而为,我对你们没有恶意。

我们剩下的兄弟姐妹,沉浸在一片悲伤中,我父亲在最后呼吸艰难的时刻,看不到他的孩子们,而我们在最后时刻,也不能陪伴着爸爸,与他做最后的告别。

就在杂乱无章的病房里,爸爸一个人,孤零零的死在了病床上.......

马尼拉封城日记---3月30日w7.jpg

我想为爸爸做最后的洗澡与梳洗,送他最后一程,可是医院里的护士说不能这样做,因为爸爸有可能是死于传染病,护士告诉我已经做了采样筛查,但是结果可能要一周后才能出来,现在需要我们联系殡仪馆,将尸体运走火化。

生不能临别几句,死不能抚棺嚎啕。

比这更悲哀的是,爸爸死了,却没有一家殡仪馆愿意接受,理由是我爸爸是新冠病毒感染者或疑似病例,他们有权力拒绝接受,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拒绝。

谢谢Hazel Lechuga Villamayor(天使殡仪纪念馆)的帮助,我们才能送走父亲。

如今,爸爸就这样呆在一个罐子里,每每抚摸起,想起上一次临别时,没有多亲吻拥抱他,让我内心痛苦万分。

马尼拉封城日记---3月30日w8.jpg

对不起,爸爸,很抱歉,让您失望了。

对不起,爸爸,我们此刻,如此无助。

我爱你,爸爸我将永远是你的宝贝女儿。

谢谢您成为我们的爸爸,陪伴我们那么多年。

现在我们都成为了孤儿,爸爸,你在天上,可知道我们有多难过。

写了这么多,我念给你听,爸爸你听得见么?

我知道,妈妈在另一个世界等着你。

可是,我还是舍不得你,我那么爱你。

我祈求,看到我文字的朋友,每个人都为我的父亲做简短的祈祷,并为陪伴父亲最后一程的弟弟祈祷,他现在正在密切的隔离观察中,希望他一切平安。

这篇文字,是含着泪翻译完的,病毒肆虐中,马尼拉封城期间,失去亲人所带来的悲伤似乎要困难许多倍,很多人可能会独自一人,远离家人,死在孤寂冰冷的病床上,仓促的火化间,再难见到最后一面。

对于在这场瘟疫中,所有失去亲人的家庭,他们永远不会只是一个数字。

他们是父亲,母亲,兄弟,姐妹,儿子,女儿,祖父和祖母。

无论是华人,还是菲律宾人,有缘都生活在一个城市里,在这个特殊的时刻,需要我们彼此守望共度艰难。

无论这场与病毒的战争要持续多久,请永远记得身边的不幸之人。

感同身受同一座城市的眼泪与悲伤,才能够更好的珍惜当下和未来。

与其说悲伤亡灵,不如说是超度生者。

对死亡的尊重与缅怀,是另一种对生命的热爱。

愿各位平安。

-end-
菲律宾华人电报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 菲华论坛 ( 闽ICP备15011364号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