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747|回复: 1

[综合讨论] “我听女儿的话来柬埔寨做月嫂,却差点将自己弄丢在这里”

[复制链接]

277

主题

268

帖子

488

菲华币

菲华特使

Rank: 3Rank: 3

积分
362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2018年夏天,何嫂拖着闺女从网上给自己买的行李箱,只身前往柬埔寨。

这是何嫂第一次来柬埔寨,随着人群走下飞机时,迎面而来的热浪夹杂着陌生国度的气息扑面而来。

听不懂看不懂,何嫂内心的不安逐渐放大。

但是想起出国前女儿的话,她又不得不继续向前迈出脚步,容不得半分迟疑。

何嫂跟着几个中国人一起出了机场,她在门口茫然的找着女儿口中的司机。

找了一圈也没看到,何嫂掏出手机,拨通了女儿的微信电话。

等到她终于和司机汇合后,已经过去了半小时。

到达最终目的地一处公寓时,已经是晚上7点。

女儿站在门口,一眼就看到何嫂匆匆从车里下来。

“妈你先休息一晚,我明早带你去医院。”

何嫂对这个有出息能出国工作挣大钱的女儿,向来是有些怕的。

心里颤巍巍的跟着女儿上了楼,这一晚上,何嫂彻夜难眠。

在国内的时候,何嫂是一个月嫂,但是随着现在社会的发展。

像何嫂这样不识字的月嫂,泯然被社会淘汰。

尽管她有足够的经验,也有足够好的口碑。

这次出国,是为了女儿的上司。

女儿的上司怀孕了,她们本来想要请菲佣,但是上司不喜欢。

尽管她英文好,但是她不想请个月嫂还得时时刻刻跟人讲中文。

何嫂的女儿小何跟上司的关系不错,上司请月嫂的意思透露出来后。

她自己心里就有了想法,但是并没有表现。

只是后来和几个同事闲聊的时候,说起自己的母亲在国内做月嫂,那口碑杠杠的。

小何说这到底是有心还是无心谁也不清楚。

到最后,是上司快生前的4个月,何嫂去办了护照。

最后,来到了柬埔寨。

2

何嫂来的时候,小何的上司正在医院待产。

何嫂跟着司机前前后后熟悉了一遍路线,甚至做完一遍体检后,她被带到了主顾面前。

这位主顾也就是女儿小何的上司,姓陈。

何嫂于是称她陈夫人。

陈夫人精神还不错,第一次见面,问了何嫂一些问题,并没有发现什么错。

直来直往的谈了一番后,何嫂松了一口气。

因为陈夫人说,暂时不用她,可以自己去金边逛逛。

何嫂出了医院大门,看着红色的瓦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一时间有点小伤感。

她还是不会用打车软件,更不知道该怎么坐车。

在路边站了一会后,何嫂又折回医院,就这么在医院枯坐了一下午。

等到下午5点的时候,她才给女儿打了个微信电话。

电话那头小何的语气有点不耐烦,但还是过来了。

回去后,小何就教何嫂该怎么用打车软件,又该怎么用翻译软件。

何嫂学了很久,还是有点摸不清楚。

面对耐心全无的女儿,何嫂有点委屈。

最后还是女婿看不过眼,过来接替了小何的工作,一遍又一遍的教何嫂怎么用这些软件。

后面的几天不用去医院,何嫂就出门熟悉熟悉打车软件。

但是没想到第一次打车,何嫂就差点把自己弄丢了。

没来柬埔寨的时候,身边的小姐妹就跟何嫂说过很多,什么皇宫吴哥窟,都得趁这次机会好好看一看。

何嫂记在了心里,所以她第一次打车,目的地就是皇宫。

不过路上出了岔子,何嫂坐的嘟嘟车半路坏了,怎么都发不响。

司机小哥叽里咕噜的讲了一通,但是何嫂听不懂。

最后借住翻译软件给了钱,但是何嫂也被丢在了一条小巷道上。

看不懂地图,问路也搞不懂,至于打车的定位更是定不准。

何嫂懵了。

这时候女儿和女婿肯定在上班,不能打扰他们。

于是何嫂就这样,凭着来时的记忆,一条街道一条街道的自己摸索着走回去。

金边的道路四通八达,小巷子更是绕来绕去,果不其然,何嫂最后把自己绕晕了。

中午12点的时候,何嫂忍不住给女儿打了一个电话。

果然,女儿生气了。

听着女儿的一通指责,何嫂心里又委屈又难过。

但是不管怎么说,最后女婿还是驾着车来把何嫂接回了家。

晚饭的时候,小何凶着一张脸:“妈你以后自己出门千万别瞎走,不行就找个店铺打车,等司机来接你。”

何嫂什么也不敢说,只能“嗯嗯”的应了几声。

至于女婿,则是在一边帮何嫂说话。

毕竟是小何让何嫂过来的,她一个年纪上去的人,不识字又不熟悉这些软件,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国家,出点小错误是正常的。

何嫂当时听女婿这么说,心里第一反应就是要糟。

果不其然,小何对着自己的丈夫噼里啪啦就是一通指责。

到最后,这事就这么揭了过去。

3

9月的时候,陈夫人生了。

何嫂也就这么上岗了。

陈夫人在分娩的时候因耻骨联合分离,几乎无法下地行走,因此她需要坐一个月多月的轮椅。

因此她的脾气异常暴躁。

再加上柬埔寨的天气本来就热,而陈夫人也不能受凉,这一堆堆事下来,陈夫人脾气更糟了。

陈夫人家里并没有看到她丈夫,后来小何透露,陈夫人是未婚生子。

对于此,何嫂心里有点叹息,好好的一个姑娘,怎么就想不开自己生孩子了。

陈夫人家里就一个清洁阿姨跟何嫂。

何嫂住进去后,家里的活就没清洁阿姨什么事了。

除了每天照顾陈夫人和宝宝,何嫂将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

但是过去没多久,何嫂就被陈夫人当成了24小时待命的保姆。

“我花钱雇你来,你不就应该24小时为我服务?”

半月后,陈夫人这样对何嫂说。

何嫂心里听了有点不舒服,来的时候就说好了,她做月嫂,不是保姆,但是陈夫人现在这样变卦,却颇有点让人无法接受。

陈夫人每天要吃6顿月子餐,每餐吃完都会换下1套衣服,再加上毛巾和宝宝的衣服,何嫂每天差不多要洗近13套衣服。

“何嫂记得手洗,我这些布料可都是好的,不能扔洗衣机。”

每天上午,给宝宝喂完奶,再将她哄睡以后,何嫂按理可以小憩一会。

但是陈夫人每次都掐准时间,一等何嫂从婴儿房里出来,就立刻喊何嫂,要说是涨奶了,帮她按下。

但是何嫂按摩的时候发现,陈夫人压根没什么奶水。

至于入了夜,等一切都弄完,差不多也是凌晨两点多了。

陈夫人的早餐,何嫂得4点就起床准备,期间还得照顾陈夫人。

就这么坚持了10来天,何嫂终于被累垮了。

她跟陈夫人摊了牌。

问陈夫人是不是对她不满?如果对她不满意,她绝对不会纠缠,甚至会把出国时陈夫人垫付的机票费还给她。

陈夫人望着何嫂,似乎在酝酿语言。

“不好意思,何嫂,我可能得了产后抑郁,请帮帮我。”

陈夫人说这话时闭着眼睛,小幅度上下点着头,时不时还做上几个深呼吸。

陈夫人的精神似乎真有点不太对,何嫂看出来了。

对于这个雇主,陈夫人心里还是有点怜惜的。

她做月嫂几年,也遇到过产后抑郁的产妇,更何况她也生过孩子。

何嫂叹了口气,只是跟陈夫人商量,要不每晚上小何过来陪陪她们。

陈夫人同意了。

之后的日子,陈夫人有时候还会下意识的喊何嫂,但是喊完后,又会跟何嫂道歉。

何嫂也没放在心上,小何过来后,能陪陈夫人说话的人多了起来。

小何虽然有时候对人超凶,但是心不坏,她自己爱好广,但是又没三分钟热度,就这么拉着陈夫人瞎看瞎聊,陈夫人的状态竟然慢慢好了起来。

甚至有时候还会跟何嫂、小何倾诉自己的产后抑郁。

这或许是何嫂在一家人做月嫂时间最长的,足足三个月。

三个月后,何嫂和陈夫人约定的时间到了。

但是陈夫人拉着她的手不放人。

因为陈夫人,该回去公司上班了,家里还缺一个保姆。

再加上小何跟女婿也一个劲的让何嫂留在这边,何嫂最后还是留了下来。

毕竟自从老伴去世后,自己也就只剩这个闺女了。

不管怎么说,她还是想多和闺女在一起的。

算起来何嫂已经在柬埔寨待了2年,今年4月份,一场疫情让小何包括陈夫人都居家隔离。

5月底的时候,小何怀孕了,何嫂既兴奋又担心。

虽然柬埔寨疫情管控的好,但是在何嫂的观念里,始终只有回国才是最安全的。

后来是小何跟女婿做通了何嫂的思想工作。

回国的成本加上不确定危险,还不如留在柬埔寨,反正这边医院也不错,再加上何嫂一手带孩子的好手艺。

一通天花乱坠不要钱的彩虹屁吹下来,何嫂就啥话也说不出来了。

再加上还有陈夫人家里那个鬼灵精鬼灵精的小丫头,何嫂还真有点舍不得。

               
本文来自公众号:柬漂故事集
菲律宾华人电报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72

帖子

33

菲华币

菲华特使

Rank: 3Rank: 3

积分
200
QQ
发表于 前天 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疫情回不去的可以先上班,有吃有住有工资领,无护照可安排,国人互助!
公司直招,大楼办公,国人互助,良心招聘!QQ:1250655338,飞机@hr_ChinaV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 菲华论坛 ( 闽ICP备15011364号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