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002|回复: 1

[综合讨论] 我在赌场做码仔,却被同行说不知好歹

[复制链接]

12

主题

12

帖子

216

菲华币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2
发表于 2020-12-10 16:4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的故事,是一个关于西港赌场的人和事。
1
2017年的末尾,西港的城市发展如同随着夏天的温度一样迅速升温,一同发起了“高烧”。
这一年,前赴后继的年轻菜农挤进西港,各式各样的酒店、公寓、娱乐场所相继拔地而起,更别提在这样一轮轮经济博弈中赚的盆满钵满的小商人。
站在西港某酒店门前,邱子放眼望去,那正开足马力“轰隆轰隆”建设的高楼,披着各色的外衣横幅,如同大片大片斑驳掉漆的老城堡,尽管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却依然笼罩着厚厚的一层尘土。
邱子第一次见到老K,他正从烈日下走来,嘴里骂骂咧咧,说着等他有时间一定要找人教训下那个乱收费的嘟嘟车司机。
老K看到站在酒店门前的邱子后加快了脚下的速度,同时用手背胡乱抹了一把额头的汗,随手往衣服上一擦,那红色的T恤上马上显出来好几条黑印子。
邱子望着老K伸过来的手,多少有些窘迫和不舒服,但还是握了一下。
这就是邱子和老K的第一次见面,一点都不美好。
对面是灰尘漫天在建的大楼,面前是一个干瘦看上去就不怀好意的人,但是已经来到了西港,邱子也只能跟着老K干。
老K是个出码仔,在一家赌场里工作,有事没事就盯着那些来赌的人,套点交情顺便出点码,一个月的收入就靠着抽成的水钱。
老K带邱子入行一个月后,他掏钱请邱子去了某国际大楼下面的烧烤摊搓了一顿,老K一杯接一杯的灌着酒,“以前以为来柬埔寨能够赚大钱,甚至幻想着有一天回村子里盖栋大房子,现在啊每天都担心借款的人会跑路,更担心被中国的警察抓回去。”
邱子当时劝老K吃点东西,别光顾着抽烟喝酒,没想到老K却大手一挥,愤懑的说:“老子中途辍学没文化怎么样?不照样在西港吃香喝辣,等我赚了钱,我自己也建个赌场,到时候你来我这,我给你开……”
看着老K涣散的双眼,邱子知道他喝醉了,喝醉的人哪里能跟他们讲道理?
老K就这样有气无力的瘫坐着,嘴里念叨着一些听不清的话,到了最后,突然“哇”的一下趴到了桌子上,没形象的哭了出来。
2
老K其实挺年轻的,甚至不到30岁。
在赌场待了半年后,老K自立门户了,走的还是老本行,不过这次放贷对象不局限于赌徒了,面向的是所有来西港,急需用钱的中国人。
其实也不算自立门户,毕竟老K还是给他老板打工的,不管怎么看,他都是个打工仔,只是以前在场子里有人管着他,而出来以后是老K管别人。
老K的店名义上是家办证的中介公司,实际上做的最多的还是贷款生意,但就是明面上的这个生意,也让老K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钱从天上来。
老K的店主要是给网投公司做下游的,做的也是最简单粗暴的工作,帮网投公司办理签证、订机票、甚至承包接机服务,当然,老K他们偶尔也会赚一点外快,帮网投公司抓那些逃跑的菜农,只要抓成功,高额赏金就到手。
再加上头上大老板的照顾,老K承包了某园区网投公司的相关办证业务,据后来老K透露,那园区差不多有1万多人。
一个人老K能他们身上赚10美元,1万人办一次证就是10多万,再加上时不时到手的高价赏金,老K那时候到底挣了多少钱谁也不清楚。
再说回来放贷行业,其实并不是你来贷款,老K就会贷给你的,虽然老K没什么文化,但是关于贷款人员的背景,家庭关系他都能摸个一清二楚,再根据这些情况来看借钱的人还不还的上,还不上该怎么办?
邱子说,别看老K瘦,但是在他们眼里,老K是个正儿八经敢杀人的狠角色。
邱子就亲眼见过一次,老K要债的场景。
3
那时恰逢五一黄金期,有些贪玩的小年轻结伴来西港见世面,其中有几个禁不起诱惑进了赌场,本身就是没经历过什么风雨的年轻人,进了西港赌场这个大熔炉里,哪还能全身而退。
这几个年轻人找老K借的钱不多,加起来也才10万元人民币,但是借完钱,这几个年轻人却突然有了别的想法,几个人平分了这笔钱,心照不宣的准备买机票回国。
还没等他们到机场,几个人就被老K的兄弟抓住了。
当时邱子接到了老K的电话,说是带他开开眼界,邱子没多想,挂了电话跟场子里的兄弟说了声就出了赌场。
他老远就看到老K穿着一件绿的人发慌的POLO衫,不紧不慢的夹着新买的鳄鱼包,人模狗样的走了过来。
老K出门似乎从不开车,邱子也没见过他开车,有时候邱子都会想,是不是因为自己会开车且又跟老K是一个地方出来的,所以老K才会时不时提点下自己?
邱子跟老K到了关人的地方的时候,这几个小年轻已经被招呼过了,一个个哭爹喊娘的说一定还钱,至于还多少,他们根本没有反驳的权利。
期间还有个人耍小聪明,妄图从国内报警,被老K的一个兄弟看破,老K当场发了火,一言不发阴沉沉的望着不住哆嗦的几个人,邱子在边上,看到了老K额角暴起的青筋。
“m的,你们这几个狗x养的给脸不要脸是吧,我tm的现在不想要钱了,就想出口气。”
话刚完,老K就捞起边上的钢管,把这几个小年轻的脚全都敲断了,至于那个想要报警的,老K把人带走后,邱子就再也没见过。
剩余的几个人,也被老K往死里教训了几顿,至于过程,邱子一个大男人想起来都后怕,几个人面对老K就像面对老鹰的小鹌鹑,老K说什么他们就应什么,最后老K大手一挥,这几个人就这么去种菜去了。
当然,老K最后也请人帮这几个小年轻治腿了,至于治腿的费用怎么付的,邱子也没多打听。
事后,老K带着邱子他们一帮人去喝酒,原先的狠戾一扫而空,老K呵呵一笑,举着酒杯喝的兴起,他拍了拍邱子跟边上一个人的肩膀:“入了这行,就得心狠手辣,你不狠这些小兔崽子就能带着一堆警察来逮你,杀人放火金腰带,这就是在西港混的真理。”
邱子向来是个话少的,但是关于老K整治那些小年轻的手段,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忍,老K什么人,看着老实实际是个人精,一眼就看穿了邱子的想法。
老K放下手中的酒杯,头一抬哼了一声:“你他X的别不知好歹,老子这是替你出手了,做我们这行的,以后肯定要经过欠钱人不想还钱跑路的,到时候从你手里放出去的钱拿不回来,你怎么交代?”
老K说的是事实,邱子没法反驳,只能沉默着给老K倒了一杯酒。
4
后来邱子也和老K喝过几次酒,每次都是老K喝高了邱子一个人默默的收拾残局。
邱子一直知道,他跟老K没几次酒能喝了。
但是没想到,他和老K的最后一场酒来的那么快。
网投寒冬说来就来,其实早在政府禁令颁布前,大老板就收到了风声,中柬两国政府打击网投的力度越来越大,危机也越来越近。
当年仿佛凭空冒出的无数网投公司,似乎又在几天之间消失了很多。
老K走之前,把邱子叫了出来,去了他们常去的那家小烧烤摊,让老板随便烤了点串。
他当时问过邱子,要不要跟他干,邱子婉言谢绝了。
老K也没强求,喝到最后,平时把控着量的邱子也有点晕。
老K拍了拍邱子的肩膀:“邱子啊,我知道你自己心里有度,所以有些东西你一直不去碰,老子就是看你这点很不爽,干我们这行不心狠手辣怎么行?但我又想看看你能撑多久。”
说到这,老K闷了一口酒,长叹了一声:“邱子啊,听老子一句劝,能回头就别继续走,我跟上头说了,你要是想走放心走就行。”
说完这句话,老K就再也没说其他,只是一手拿烟一手拿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再后来,邱子再也没看到过老K。
始终只是个小弟的邱子,不知道老K是什么时候离开柬埔寨的,更不知道老K离开柬埔寨后,又去了哪里。
19年底的邱子,孑然一身站在西港的街头,只是这一次,没了那个会在大太阳下来接他的人。
5
回国后,邱子按照老K给的地址,在公墓找到了老K父母的墓地。
邱子是后来才打听到老K的事情,本来老K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但是在老K上大学那一年出了事。
说起来也很狗血,听说那年老K高考成绩不错,高高兴兴的跟父母一起出去自驾游,没想到却碰到了在公路上飙车的人。
具体中间发生了什么邱子没打听到,只知道老K父母抢救无效死亡,老K也在医院躺了半年,至于肇事者,影都没见一个。
后来邱子也明白,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所以对于老K,邱子心里从来没有任何感激。
写在最后:
关于邱子和老K的故事,删删减减似乎仍是写不完。
邱子说,老K这样的人就该被抓回来严判。
但是他的字里行间,说的却全部都是老K的好。
我不知道邱子经历了什么,只是看完邱子的叙述忍不住唏嘘:
有的人深陷泥潭即使自暴自弃甚至也要拉着别人下水,而有的人自己看不到光,却还是会去推边上的人一把,不至于让他坠落悬崖。
老K于邱子,是后者。
而邱子的经历,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菲律宾华人电报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20

帖子

115

菲华币

菲华卫士

Rank: 2

积分
120
发表于 2020-12-10 17:57: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奔奔国际速运
中菲双向物流 菲到柬 文件专线
空运+海运
时效快捷、安全靠谱、诚信经营
空运3-5个工作日
海运12-15个工作日
电子产品、敏感货物、淘宝代收、各大件包裹均可价格从优,送货上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