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957|回复: 0

厦门男子在菲律宾等国赌场及网上豪赌,非法获利1千多万

[复制链接]

19

主题

19

帖子

41

菲华币

菲华新兵

Rank: 1

积分
19
发表于 2021-2-23 16:4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de7788 于 2021-2-23 17:02 编辑

导读:2014年以来,任某就长期沉迷于境外赌场,从事赌博活动,从中牟取非法利益。2019年7月到去年2月,被告人任某辗转于境外一家赌博集团旗下分设在菲律宾,澳大利亚、柬埔寨、越南等多个国家的近10家赌场,参与赌博171次,非法获利人民币1231万多元。
厦门一名男子在境外留学时接触赌博后,就开始沉迷赌博。 去年疫情爆发后,这名男子还特意开通了一个赌博软件的帐号,在家中等地参与线上赌博7000多局,累计投注金额超过了10亿元。2月19日下午,厦门思明法院通过远程视频,公开审理了这起赌博案。
厦门男子在菲律宾等国赌场及网上豪赌,非法获利1千多万w5.jpg

被告人任某:19岁到境外留学,开始接触(赌博)真正玩得比较大的,是从2014年开始。 被告人任某出生于1990年。根据公诉机关指控,2014年以来,任某就长期沉迷于境外赌场,从事赌博活动,从中牟取非法利益。2019年7月到去年2月,被告人任某辗转于境外一家赌博集团旗下分设在菲律宾,澳大利亚、柬埔寨、越南等多个国家的近10家赌场,参与赌博171次,非法获利人民币1231万多元。任某用其中的1179万元,购买了思明区的一套商品房。去年疫情爆发后,任某又开通了赌博软件的帐号,疯狂参与网络赌博。 去年3月9日到7月9日,5个月的时间,任某累计在厦门等地登陆线上赌场107次,参与7000多局网络赌博,投注金额达到了10亿4千多万元。去年7月,公安机关在海南三亚把任某抓获归案,并当场缴获了他用于网络赌博的手机。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任某以营利为目的,以赌博为业,其行为已经触犯《刑法》,应当以赌博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目前,思明法院还在审理这起案件。

打造网络赌博“王国”,他们两年获利9400万

导读:别人眼中的“天之骄子”,一心想在互联网领域大展身手,却误入歧途,打造了一个网络赌博“王国”,涉案金额超3亿元,获利9400余万元。
别人眼中的“天之骄子”,一心想在互联网领域大展身手,却误入歧途,打造了一个网络赌博“王国”,涉案金额超3亿元,获利9400余万元。浙江省舟山市定海区检察院对29名被告人提起公诉后,法院全部采纳检察机关指控犯罪事实及量刑建议。1月8日,该案一审宣判生效,被告人均服判不上诉。   “手机麻将”风靡朋友圈   2017年,一款名为“舟山麻将”的App风靡舟山人的朋友圈。   “我老公每天在手机上打麻将,输了好多钱,还想着翻本,日子没法过了……”仅一个月,定海警方就接到了二三十起类似报案,均涉及网络赌博。随后,警方破获了多起舟山各类麻将群主利用“舟山麻将”App开设赌场案,通过分析研判,发现其中一起案件中的群主与“上海某科技有限公司”舟山地区的一级推广代理有联系。
厦门男子在菲律宾等国赌场及网上豪赌,非法获利1千多万w7.jpg

  警方顺藤摸瓜,摸排出了舟山共有6名一级代理,并建有微信联系群。该公司为“舟山麻将”App开发公司,向下家出卖金币用于麻将包房费,给予返利机制,同时鼓励下家创建赌博群,有涉嫌开设赌场嫌疑。其间,舟山警方约谈该公司,责令整改。然而,该类违法犯罪行为依旧屡禁不止。2019年6月,警方得到线索:平台合伙人将于6月18日齐聚上海公司开会。舟山警方赶赴上海,与上海警方一起将涉案人员一网打尽。   兄弟创业,因利误入歧途   随着犯罪嫌疑人邹相(化名)、王某、邹峰(化名)等人的落网,一条集研发、推广、招徕赌客、搭建支付暗道在内的网赌黑色链条浮出水面。   39岁的邹相和44岁的哥哥邹峰均毕业于985高校,他们一度是父母的骄傲。那二人的人生轨迹缘何逆转?   邹峰在上海先后创设了三家网络公司。邹相毕业后紧跟哥哥的创业步伐,想在互联网领域大展身手。2016年,邹相注册成立上海某科技有限公司,主要开发经营PC端棋牌类游戏。邹峰则帮助公司处理、协调对外关系。   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PC端游戏逐渐没落,该公司开始转战市场上流行的房卡模式麻将App。2016年下半年,该公司技术人员奔赴舟山市,进行了“市场”前期调研,通过采集当地特有的棋牌游戏规则,开发了“舟山麻将”App,并于2017年1月正式上线运营。
厦门男子在菲律宾等国赌场及网上豪赌,非法获利1千多万w8.jpg

  在舟山,公司向本地代理贩售“金币”,提供网络平台,再由本地代理组建微信群组织网络赌博。本地代理不仅赚取“金币”贩卖差价,还从每个赌局“抽头”。参赌人员在平台上以“金币”计酬,一场赌局结束后再通过接入第三方支付平台结算资金。   舟山是该公司最先开拓的“市场”,成为获利比例最高的地区。“舟山麻将”App可谓风靡一时,至2018年初,舟山全市注册用户已达22万,线上日活跃用户超过2万。   2017年4月,因涉赌该公司被舟山警方约谈,但兄弟二人不想放手。为应付警方的整改要求,邹峰特地请来法律顾问,讲授如何规避法律风险和技术规避。   “只需搭建平台,就会有人来合作,感觉赚钱挺容易。”在巨额利益驱使下,该公司又升级开发了“老西麻将”“苏友麻将”“狮城麻将”等具有分级代理、层层返利模式的几款App,涉及上海、山西、河北等多省市。截至案发,该公司从上述软件共实际获利9400余万元,涉案金额超3亿元。   服完刑,他要依法创业   2019年10月24日,该案移送定海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我们就是研发一款手机麻将游戏软件,赌博是玩家自己的线下行为。”邹相否认其开发软件用于网络赌博的目的。   “这种棋牌App,尽管转战手机微信、光拉熟人、输赢不见钱,却遮掩不住非法营利目的。”办案检察官徐敏敏办理过多起网络犯罪案件,她说涉赌类棋牌App,通过代理“传销式”推广,招徕赌客,线上游戏线下结算,“赌博”仍是这款游戏的底色。   “我认罪认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本想利用专业知识干番事业,结果在金钱面前丢了初心……”在办案检察官的多次释法说理下,邹相在开庭前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自愿在认罪认罚具结书上签字。至此,这起特大网络赌博案件的61名被告人全部认罪认罚,在审查起诉阶段共追回赃款1300余万元。   检察机关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情节、认罪悔罪表现等,依法提出了量刑建议。2020年12月25日,该案一审宣判,法院采纳检察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量刑建议,邹相、王某、姜某等29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到一年六个月不等,处罚金150万元到5000元不等,并责令退赔违法所得。   “对我来说,这已是最好的结果,感谢检察官的劝导,给我改过自新的机会,服完刑,我会依法走好自己的创业路……”得知判决结果的邹相说。


菲律宾华人电报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