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932|回复: 0

[综合讨论] 新冠重症汤普森说:宿务敲诈病人的急救人员不配活下去!

[复制链接]

39

主题

39

帖子

45

菲华币

菲华新兵

Rank: 1

积分
39
发表于 2021-8-5 22: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冠重症汤普森说:宿务敲诈病人的急救人员不配活下去!w3.jpg
汤普森和他的家人一下均同

杰里米·汤普森(Jeremy Thompson)是一位生活在宿务的澳大利亚人。从汤普森的facebook可以看出,大约2015年8月他来了菲律宾。和大部分来菲律宾的白人一样,汤普森在宿务娶妻生子、工作生活,然后就在这里乐不思蜀了。汤普森今年34岁,用他的话说,体重有些超标,有很明显的啤酒肚。

很不幸四周前汤普森感染上了新冠病毒,在核酸检测阳性一周之后很快就出现了呼吸困难的症状,于是就有了搭乘救护车的不愉快经历。汤普森特意在facebook上分享了这段经历,以免其他人遭遇与自己类似厚颜无耻的敲诈。

新冠重症汤普森说:宿务敲诈病人的急救人员不配活下去!w4.jpg

我想借此机会分享我的搭乘救护车的经验,其他人看到我的例子在类似的情况下就会知道如何处理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的利益了。

我在宿务工作,和我来自宿务省的妻子、她的妈妈和我们的2个孩子一起生活。我现年34 岁,不是世界上典型的健康男性,因为经常和朋友同事们一起聚会烧烤大灌啤酒的缘故,我有明显的啤酒肚。

7月初,在重病一周之后,我的新冠核酸检测呈阳性。之后,我出现了严重的呼吸困难,已经到的必须住院的地步,于是我们公司人力资源部门为我安排了一辆救护车。

那个时候因为脑部缺氧缘故,我的大脑不能正常运作,我无法集中注意力,所以只能听任身边的人为我做一切。无论救护车还是住院治疗的费用,我的健康保险都已经完全覆盖了,这些费用保险公司会在收到我的报销要求后支付账单。

很快一辆白色救护车带着刺耳的警报和闪烁的灯光就来到我家,车里面满是穿着黑色防护服、看起来年轻精力充沛的男性,给我的感觉很专业。当时大约晚上12点左右,对新冠病毒的恐惧和呼吸困难让我有些乱了方寸。而我的妻子是个没有什么社会经验的人,按照防疫规定家属不能随车陪护,所我只能拿起妻子收拾好的行李登上救护车,顺从地躺在了车内的急救床上。就这样我成立官方报表中的统计数据之一。

这个时候,救护人员告诉我费用为12000皮索。我知道自己必须去医院才能活下去,而且也很害怕,所以当场就付钱了。我当时想的是去距离我家大约1公里的宿务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Cebu MedicalCenter 简称UCMed),急救人员听了之后二话没说立刻就去了那里。

很快救护车到了。当车辆停在医学中心门口时,很多护士都出来看着我,然后我听到这样的话,wala bed wala wala(没有床)。这时候我的脑子激灵了一下,意识清醒了。同样是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宿务的病床居然这样的紧缺。

长话短说。这个时候急救人员给我的选择是送我回家。而且我不得不再次支付11000皮索,总共 23000 皮索。我只能浑浑噩噩地再次同意了。

他们说,这些费用中大约一半用于清洁和消毒。可是因为我在医院时根本就没有下救护车,当然更不可能清洁和消毒了,所以最好我被两次收取了全额费用。

当我回到家,在他们拿着我的钱笑着把我弄出去时,他们把收据递给了我。当我喘着粗气跌跌撞撞地进入家门时。我的妻子发现,收据上只有单笔12000皮索。他们偷走了我们的钱。

我不确定是否可以泄露这家急救公司的名称对我来说是否安全,但是你用谷歌搜索这个话题时,搜索结果中的第一个选项就是这家牲口公司。

新冠重症汤普森说:宿务敲诈病人的急救人员不配活下去!w5.jpg

救护车很清楚他们会把我带到死胡同,而且他们知道无论如何他们都会得到报酬,在送你去医院之前必须先付钱。为了让我付钱,他们还特意先停在自动取款机前。当我们到达那里时,很明显他们都知道我不会被医院接受。但他们的商业模式是只是带着命悬一线的患者四处走动,给予他们将接受医疗照顾的虚假希望。

我觉得那些在新冠疫情危机中敲诈病人的人不配活下去。你觉得呢?

之后,我的公司想尽办法才在马克坦岛一家医院为我联系到一张病床。我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开车去医院报到,虽然当时我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可我不想再次让那些黑心的救护车公司偷走我的钱。我的妻子坐在副驾驶上陪着我,我绝对别无选择。当时真的很危险,宿务的交通几乎是全世界最糟糕的,你只能以不过5公里的时速。另外,悲催的是车上空调刚刚坏掉了。

还好能够顺利住院,还好我的病情好转了。

在facebook跟帖中汤普森继续说道:

我还活着,但似乎在这台氧气机上呆了好几个月。对我来说,我认为我对啤酒的过度热情和喜欢和朋友打成一片的生活方式导致了我的啤酒肚,感染病毒后我才知道,肚子上的肥肉会拉动肺隔膜并降低肺活量,这就是我呼吸困难的主要原因。

新冠重症汤普森说:宿务敲诈病人的急救人员不配活下去!w6.jpg

最初的10天里,每分钟我大约需要16升氧气,当我做任何事情时都无法呼吸,这意味着上厕所是一场持续的灾难!每次去厕所我都会感到害怕(因为必须要离开氧气机),很可能这就是我生命的终结。虽然在这里谈论上厕所很尴尬,但为了帮助其他可能不幸最终和我遭遇类似境遇的人,还是说出来。在多次上厕所的实践中我发现,唯一让我能更舒服一点方法是将我的整个身体、腹部和手臂的全部重量都放在我的大腿上,也就是把自己折叠在马桶上。

菲律宾华人电报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