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983|回复: 0

菲华裔省长:“八打雁之于菲律宾,就像江苏之于中国”

[复制链接]

78

主题

78

帖子

83

菲华币

菲华卫士

Rank: 2

积分
78
发表于 2021-12-13 09: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记者范宗鼎)2021年还剩下不到三周时间,新年伊始之时,事关国计民生的税务领域将发生一项重要变革,这就是菲律宾最高法院于2019年做出、将于2022年开始执行的万永高裁决(Mandanas Ruling)。

菲华裔省长:“八打雁之于菲律宾,就像江苏之于中国”w6.jpg

世界银行官方网站以专文形式介绍此事,开篇提到:“菲律宾将从2022年开始执行万永高裁决,以增加中央政府向地方政府的税务转移比例。”用大白话说,就是中央向地方让渡更多税金,让各个地方政府把钱袋子更多抓在自己手中。

根据裁决,在2022年预算中,地方政府获取的国内税收(不含关税)分配金额将比2021年增加55%,约合1.08万亿比索,从GDP的3.5%增加到4.8%。

既然这是一个连世界银行都关注的话题,那么它究竟有何重要意义,又是如何诞生的?记者近日有幸采访到促成这项裁决的人——菲律宾政坛常青树万永高(Hermilando Mandanas)。

出生于二战年代、今年77岁高龄的万永高曾长期在菲律宾政府中担任要职,如今他不仅是菲律宾第二经济大省八打雁的省长,也是菲律宾地区发展理事会联盟的“盟主”,在环绕大马尼拉的甲内描黎顺地区(CALABARZON)很有影响力。

万省长在谈及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裁决时说:“一个国家,有些职责必须由中央政府承担,比如军事、外交、大型基建项目等。但另一些职能最好交给地方政府,比如精准扶贫和各地产业发展。”

他指出,论一方水土的地理人文、田间地头,地方要比中央熟悉得多,例如适合种植哪些作物、贫困户的分布情况等。想让地方政府更好地承担公共服务职能,就必须适当下放财权。

菲华裔省长:“八打雁之于菲律宾,就像江苏之于中国”w7.jpg

“其实我们的法律中早就规定了地方政府应得税款的比例,但我1995年初次担任八打雁省长后不久就发现,中央政府没有分给我们应有的税款配额,一些本应由地方落实的项目被中央拿去做。这是大马尼拉以外地区发展慢的一个原因。”这位资深省长说道。

万永高决定斗争,“我们不要更多,我们只要法律给予我们的份额”。他于2003年(亚罗育总统时期)就此事在最高法院状告中央政府,并于2004年胜诉,这是第一次万永高裁决。

他回忆那段历史时说:“当时没有一个人支持我,只能单刀赴会,结果我赢了,为八打雁争取到数十亿比索额外资金。”

2004年万永高成功当选众议员并进入国会,担任众议院税源委员会主席,结果发现中央政府过多扣留地方税款的事情不仅发生在八打雁,其他很多地方都有,于是他2011年(亚谨诺总统时期)再次向高院提起诉讼,这次的涉案税金规模高达5000亿比索。

漫长的法律战中,万永高付出了代价,他的税源委员会主席职务被革除。“但这一次描沓安河长加西亚和两位市长站在我这一边,其他人还是不敢,他们怕案子会输,我说我们会赢。为追求良政,我们只能斗争。”

2013年,万永高任期届满退出国会,2016年再次当选八打雁省长。

2019年,最高法院第二次宣布万永高胜诉,称作“万永高-加西亚裁决”。

次年初菲律宾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中央政府急需大量资金,杜特尔特总统和内政部长亚纽与万永高协商,表示愿意有序落实高院裁决,但希望把启动时间推迟至2022年。万永高答应了。

他回忆道:“杜特尔特总统自己也曾长期担任市长。他当时对我说,‘你是对的,应该多给地方政府提供资金,社会基本服务可以更快传递到草根阶层。让省长、市长、描笼涯主席有钱去办基层的事。’”

菲律宾目前确实存在一种局面:一方面地方政府到处需要钱,另一方面大量资金卡在中央花不出去。仅举一例:菲律宾审计委员会今年8月在报告中称,农业部的2020年预算中尚有98亿比索资金未动用,使累计未动用资金高达175亿。而在地方,菲律宾农业补贴、贷款、发展资金均不到位,导致农民生产积极性不高,生产效率低下。菲律宾主粮、蔬菜类中多种重要作物无法自给自足,价格也竞争不过外国同行。而出现类似问题的绝不仅仅是农业部。

“万永高裁决”即将执行,前前后后19年的努力也终于要开花结果。如今的万永高在欣慰之余,也坦率表达他的担忧。

“挑战没有结束,现在我们面临一场比以前更艰难的斗争。地方政府早已习惯钱不够的时候才向中央伸手要,现在自己手里一下多出这么多钱,要怎么用?到头来地方政府可能就像现在的中央政府一样,每年年底还有一大笔钱花不动。”

万省长说:“第二就是贪污问题。中央有贪污,地方也有啊!”

世界银行也考虑到上述问题,并且提出:随着财权下放,中央政府的部分职责也开始压给地方,一些地方政府担忧能否履行好职责,他们似乎没有能力充分吸收突然增加的资金。此外,如果中央政府各部门在向地方转移资金和职责的过程中不能充分协调沟通,或者某一方面的执行力不足,都可能导致严重社会问题。

世行就此提出一系列建议,比如把新增资金率先用于抗疫;中央政府帮助地方进行能力建设;对一些贫弱的地方进行精准扶持;增加地方预算各环节的透明度,让民众更多参与磋商和监督程序等等。

万省长认为他自己对这个问题也肩负责任:“如何正确使用多出来的资金,我必须要以身作则,给其他人树立一个典范。我们已做好规划:八打雁省的贫困户未来将实现医疗费全免,在所有描笼涯增聘医护人员并配置更多救护车,增购一批大型农机,增加3亿比索教育事业扶植专款等等。杜特尔特总统曾对我说,如果资金还不够,你就贷款,开足马力干。”

“另外,我还是地区发展协调理事会的主席,在经济开发项目上,这个理事会是连接中央与地方的纽带,我们会积极协调各方,争取迅速、平稳实现过渡。”

万永高此前的努力其实已经在八打雁显现成效。在菲律宾各省的GDP排名中,八打雁稳居第二。“八打雁省之于菲律宾,就好像江苏省之于中国”,这位省长说。他希望2022年裁决落地后,各个省份都能像八打雁一样尽快富起来、强起来。

菲律宾华人电报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