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940|回复: 0

[好文分享] 小马科斯-萨拉组合支持者信心爆棚,迫不及待拥抱投票日的到来

[复制链接]

64

主题

64

帖子

61

菲华币

菲华卫士

Rank: 2

积分
64
发表于 2022-1-13 23:4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马科斯-萨拉组合支持者信心爆棚,迫不及待拥抱投票日的到来w3.jpg
小马科斯-萨拉与一种支持者共同欢迎

来自低调但高度可靠的民意调查机构 LayloAssociates的数据表明,马科斯所谓的“坚实的北方”(伊洛卡诺语省份)和相对较新、在交付选票方面更加坚实的“南方”(杜特尔特的北棉兰老省和达沃省),将会产生出比2016年更多选票的当选总统和副总统。

根据 Laylo 民意调查(在11月底进行,有3000 名受访者参与),92%至97%的伊罗戈、科迪勒拉和卡加延山谷将投票给小马科斯,这明显高于2016年副总统选举中小马科斯65%至75%的得票率。

这些北部和南部地区很可能会为马科斯和他的竞选伙伴萨拉提供大量选票,使反对派候选人莱尼·罗布雷多成为菲律宾历史上表现最差的候选人。至少根据 Laylo 11月的民意调查,她只会获得12%的选票;甚至比何塞·德·维内西亚(Jose de Venecia)在1998年16%的得票率还要糟糕,他是迄今为止最大输家的纪录保持者。

这将是这场自1986年以来一直折磨着我们的黄色(阿基诺家族的代表色)瘟疫棺材上的最后一颗钉子。

小马科斯-萨拉组合支持者信心爆棚,迫不及待拥抱投票日的到来w4.jpg
若干年前,阿基诺夫人在马科斯雕塑前比出“鄙视”的手势。关于这个雕塑请点击《马科斯半身雕塑的破败之路》。
更有甚者,可能比12%还要糟糕。由于所有民意调查都证实小马科斯领先于罗布雷多,除非发了疯金主们才会把钱砸在失败者的头上。流入罗布雷多金库的资金甚至会随着她的筹款人撤回捐款而减少,因为他们看到他们的候选人无论如何都会失败;如果被罗布雷多发现,他们也不会在乎,因为罗布雷多没有报复能力。也许罗布雷多本人实际上可能会隐匿一些捐款,以确保自己过上舒适的退休生活。我敢打赌,不会有太多潜在金主会回复罗布雷多的电话。

消息人士称,罗布雷多最卖力的鼓吹者阿尔伯特·德尔·罗萨里奥(Albert del Rosario)在获悉社会气象站10月民意调查的结果后已经消失了,该结果显示小马科斯获得了47%的支持率,而罗布雷多的支持率仅为18%。首先支持罗布雷多为竞选总统的团结联盟(1Sambayan)甚至无法组织竞选集会,因为没有人愿意为午餐买单。消息人士称,当罗布雷多被告知玛利亚·雷萨(Maria Ressa,新科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拒绝从她的2500万皮索诺贝尔奖金中捐助竞选资金时,她皱起了眉头。

小马科斯-萨拉组合支持者信心爆棚,迫不及待拥抱投票日的到来w5.jpg
罗布雷多与玛利亚·雷萨

Laylo 的民意调查令人惊讶的是,即使是国家首都地区(NationalCapital Region,即马尼拉都会区)——传统上非常支持反对派,粉红(罗布雷多的选举基色)媒体占据主导地位——也会有61%的选民支持小马科斯。该地区同样只有12%的人选择了罗布雷多。她只能将指望放在她的家乡——比科尔地区(Bicol Region,吕宋岛东南部),这里她获得了70%的支持率。即使是自由党的传统阵地——西米沙鄢,小马科斯也获得了36%的支持率,高于罗布雷多的27%。

如果小马科斯人气增长的轨迹得到持续,他将成为我们人民力量革命后第二位获得绝对多数选票(过半)支持的总统。我认为这将使得我们被黄色集团分裂的国家团结起来。

尽管一般来说普通人的文章会有许多严重的缺陷——普通人有文章会有很多提升的瓶颈等等——但,我仍然相信会偶尔遇到普通人的精彩文章,他们的作品甚至比那些写专栏好多年的人还要精彩。今天我提到的这位克里泽特·劳雷塔·周(Krizette Laureta Chu)就是其中之一,她自称是“菲律宾第二次机会(SecondChances PH)的首席执行官”。

小马科斯-萨拉组合支持者信心爆棚,迫不及待拥抱投票日的到来w6.jpg
去年12月底,小马科斯-萨拉带着大笔物资慰问台风灾区受害者们。

以下全文引自她的文章《2022年选举对反对派来说是最重要的选举的原因,以及为什么他们要全力以赴》:

1.小马科斯的胜利——不仅仅是一场胜利,而是一场横扫——将证实莱尼的副总统获胜是一场骗局。不管法庭怎么说,她不仅会输掉2022年,还会输掉2016年。历史将被改写。这对自由党和他们的追随者来说是非常痛苦的。

2.反对将被彻底消灭。2016年,他们失去了总统职位,但挤进了副总统职位的门缝,因为他们在国会和参议院占据多数——毕竟他们是经办选举的人。2019年,他们惊慌失措地失去了所有参议院席位,他们的许多党内成员跳槽到 民主党-人民力量(PDP-Laban)。2019 年,自由党像漏气的气球一样变回了原来的样子。2022年,不少关键党员在对莱尼的主席职位和领导能力失去信心后,成了莫雷诺的支持者。如果他们在这次选举中落败,罗布雷多将会成为带领曾经强大的自由党将化为灰烬的人。曾经鼓吹自己最强大、最神圣、最正义、最正派的政党,将不复存在。

小马科斯-萨拉组合支持者信心爆棚,迫不及待拥抱投票日的到来w7.jpg
1965年12月30日,马科斯家族第一次入住马拉坎南宫时的情形。

3.是的,他们想阻止马科斯家族重返马拉坎南宫——但更多年轻一代——甚至在职业自由党政客当中——并不理解马科斯家族在1986年被驱逐后返回马拉坎南宫的意义。这是年长的一代人绝对不会想到能在马拉坎南宫重新看到伊梅尔达·马科斯 (Imelda Marcos)。当马科斯家族重新登上权力宝座时,他们肯定会失魂落魄。今天的许多寡头都是阿基诺家族的产物和受益者,他们真的不知道小马科斯担任总统对他们的企业意味着什么。有些人现在正在主持这个节目,他们曾经是马科斯的亲信,他们在背后捅了曾经的主子一刀,在小马科斯回到马拉坎南宫时,将会不知道该怎么办。另外:回到马拉坎南宫的伊梅尔达·马科斯对许多人来说将是一场无法熬过的噩梦。

4. 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看着小马科斯掌权改写历史。会有一小部分阻力,但“马科斯”这一姓氏将被重新荣耀,被取而代之的是“阿基诺”这一姓氏,这一姓氏现在将被贬低。想象一下,为了让“阿基诺”这一姓氏被撤下神坛的,30年辛勤工作吧。

5.小马科斯的胜利将会使“马科斯们”有机会做黄色集团希望他们永远不会有机会做的事情——在历史上书写马科斯家族的救赎故事。如果他做得好,马科斯家族就会得到救赎。这是一个黄色集团不想给他们的机会。救赎弧总是任何故事中最具戏剧性的部分,因为它使英雄脱离了恶棍。

小马科斯-萨拉组合支持者信心爆棚,迫不及待拥抱投票日的到来w8.jpg
马科斯父子戏水时的温馨旧照,不得不说中年时代的马科斯身材不错,比小编要好很多。

6.马科斯-杜特尔特的一场响亮的胜利——将使玛丽亚·雷萨和世界舞台上的其他反对“声音”成为骗子。想象一下压倒性投票。任何有自尊的记者都应该想知道,尽管玛丽亚·雷萨卖力进行负面的宣传、新闻和戏剧表演,但为什么菲律宾人民投票给了两个最受诽谤的领导人的继承人。这一结果将会让世界更深入的观察和审视菲律宾,也许它最终会向世界揭示真相。玛丽亚·雷萨和其他反对声音的垂死挣扎,在如此强大的支持下,将会变得无关紧要。他们会扮演他们喜欢的“反对声音”的角色,但他们长不了了。

7.当莱妮和她的参议院失去2022时,将不会再有强力的反对派。一位马科斯总统、一位杜特尔特副总统、一个支持行政部门的参议院……当你让所有政府部门共同努力时,进步会更容易实现。进步=救赎。

是的,莱妮的支持者会说这事关价值观和道德——事实并非如此。她被给我们带来阿基诺的同一个人包围、支持和控制,她的参议院名单由一名据称是毒枭女王(参议员莱拉·德·利马,因涉嫌毒品犯罪被杜特尔特关进了监狱)和一名前副总统(杰马约·比奈,阿基诺三世的副总统和政敌)组成,他们的家人被指控贪污腐败;其儿子因腐败问题无法再次竞选公职(比奈);一个从未见过现役军人的叛变者/士兵(前参议员特里兰尼斯)等等

小马科斯-萨拉组合支持者信心爆棚,迫不及待拥抱投票日的到来w9.jpg
本文作者周女士玉照

他们在谈论什么价值观?

听好了,这场斗争与价值观或道德无关,只和政治有关。

2022年选举对各方都很重要,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也因为双方都在为成为声称和占据历史正确一侧的人而进行激烈的斗争。

菲律宾华人电报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