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888|回复: 0

“美国和菲律宾某些团体随时准备给小马科斯制造严重的尴尬和麻烦!”——菲前参议院议长如是说

[复制链接]

90

主题

90

帖子

67

菲华币

菲华卫士

Rank: 2

积分
90
发表于 2022-6-23 21:5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国和菲律宾某些团体随时准备给小马科斯制造严重的尴尬和麻烦!”——菲前参议院议长如是说w4.jpg
去年11月,与小马科斯会面后,恩里莱举起他的手以示支持其竞选总统。

6月15日,菲律宾前参议院议长恩里莱(Juan Ponce Enrile)在他的官方Facebook发文称:

“对于新政权的国家安全官员,我有一个不请自来的谦卑建议。我建议他们应该加强情报工作,而不是发表柔软且和蔼的声明,似乎是为了让这个国家习惯性的麻烦制造者安静下来,以获取团结、信任和信心。一个刚刚得到的可靠信息显示,美国和菲律宾有一些团体正在计划和准备给我们新当选的总统制造严重的尴尬和麻烦。我将在适当的时候把这一信息的细节告诉新政权的适当官员。谨慎是权力游戏的关键词。你才刚刚开始在布满漩涡和暗礁的水域中启程。你的对手并没有停止反对的脚步。借用某人的一句话,现在‘他们正在隐藏自己的光芒,等待时机。’”

“美国和菲律宾某些团体随时准备给小马科斯制造严重的尴尬和麻烦!”——菲前参议院议长如是说w5.jpg
恩里莱facebook推文

现年98岁的恩里莱是小马科斯父亲当年最重要的几个亲信之一,早在马科斯掌权之前律师出身的恩里莱已经是其法律顾问,曾担任过马科斯政府的财政部长、司法部长和国防部长等等核心要职。出身自卡加延河谷(Cagayan Valley)的恩里莱和发迹于北伊罗戈(Ilocos Norte)的马科斯家族,同样来自吕宋岛北部,均属于说着同样语言的伊洛卡诺人(Ilocanos)。恩里莱在马科斯核心圈子的关键程度,从他担任过的内阁职务就能看出来,钱与枪,财力与武力,因此许多人将他视为马科斯的门徒(Protégé)。

“美国和菲律宾某些团体随时准备给小马科斯制造严重的尴尬和麻烦!”——菲前参议院议长如是说w6.jpg
1983年访美时,马科斯向迎接他的美国政要和人民挥手,他身后这位就是时任国防部长恩里莱。

虽然如此,和每一个久历风浪的菲律宾政治家一样,恩里莱也是观风向的行家。1986年2月,正是当时的国防部长恩里莱和副总参谋长拉莫斯以选举舞弊为由撤回了对马科斯的支持。正是他们的倒戈一击,直接导致马科斯20年统治的瓦解。

之后上台的阿基诺夫人让“人民力量”革命的功臣恩里莱继续担任国防部长。他和拉莫斯成了少数在后马科斯时代能够继续维持权力的“前朝余孽”。不过,恩里莱与阿基诺夫人的蜜月期非常短暂,9个月后由于对左翼势力政策方面的分歧,他就被免去了一切职务。

“美国和菲律宾某些团体随时准备给小马科斯制造严重的尴尬和麻烦!”——菲前参议院议长如是说w7.jpg
1986年2月22日,手持冲锋枪的恩里莱在士兵的簇拥下进入克雷营,宣告与马科斯的决裂。

此后的30多年时间里,恩里莱一直活跃在菲律宾政坛,多次当选参议员。1960年代起就进入马尼拉权力核心圈的恩里莱是菲律宾政坛最有资历的常青树和不老松,能与之相提并论也就前总统拉莫斯和前第一夫人伊梅尔达了。

2018年9月,小马科斯在他的YouTube频道上传了两段与恩里莱访谈的视频,时长50分钟。这两段视频基本上就是今年大选小马科斯阵营的竞选策略的主轴——重新讲述马科斯时代的历史。正如恩里莱所说:每个人都有讲自己故事的权利,重要的是人民接受哪一种叙事方式。

“美国和菲律宾某些团体随时准备给小马科斯制造严重的尴尬和麻烦!”——菲前参议院议长如是说w8.jpg
2010年10月,参议院议长恩里莱与刚刚当选参议员的小马科斯。

2021年11月5日,恩里莱在与小马科斯会面后发布声明支持其竞选。属于最早宣布支持小马科斯的有影响力政治人物之一。

从大选结果来看,经历了多次对自由派的失望后,菲律宾人民选择了更加务实也更加强力的小马科斯。同样地,菲律宾人民用选票选择了小马科斯阵营的历史叙事。

就在恩里莱发布前面提到的Facebook推文两天后,小马科斯任命他为未来的总统首席法律顾问(Chief Presidential Legal Counsel)。恩里莱即将变成为两代马科斯总统服务的人,以及创下菲律宾有史以来年龄最大内阁成员纪录。

“美国和菲律宾某些团体随时准备给小马科斯制造严重的尴尬和麻烦!”——菲前参议院议长如是说w9.jpg
2018年9月,恩里莱与小马科斯关于戒严年代的对话。现在看来,这场对话正是小马科斯竞选总统真正的起手式。

年近百岁的恩里莱之所以能在小马科斯内阁占据一席之地,除酬庸大选中的支持之外,小马科斯也想借重他当年在马科斯政府中的统治经验,尤其是对付政府反对派的经验。另外,恩里莱在菲律宾军方和情报部门的潜势力和关系网络,也是小马科斯希望能够善加运用的。恩里莱公布这一不利于小马科斯的信息,就是向小马科斯阵营展现他在关键要害部门的无形影响力。毕竟,不是那个阿猫阿狗随随便便就能搜集到这样重量级的情报。

在上个月的选举中,副总统罗布雷多获得了27.94%选民的支持,成了菲律宾历史上得票数最多落选候选人。能在小马科斯和萨拉·杜特尔特掀起的巨大选举旋风之下,仍然投选票给了毫无希望胜选的罗布雷多,这些人毫无疑问就是最硬核反对小马科斯的力量。正如恩里莱所说,硬核反马势力并不会自动消失,而是在虎视眈眈时刻准备着卷土重来。他们不会放弃任何能够给小马科斯制造难堪和尴尬的机会,甚至不惜铤而走险。

“美国和菲律宾某些团体随时准备给小马科斯制造严重的尴尬和麻烦!”——菲前参议院议长如是说w10.jpg
去年12月,在菲选委会门口集会示威要求取消小马科斯总统候选人资格的团体。无论小马科斯上台后政绩多么出色,这些人都不会满意;如果他出现施政失误的话,会有更多势力从暗处冒出来誓死反对他。

另外,美国人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驴象之争一刻也不会停息。在对待菲律宾或者说对待小马科斯的政策方面,必定有支持者,也有反对者。站在美国政府的立场,时不时与中国“眉来眼去”的小马科斯当然不是能够彻底放心的人。

所以,恩里莱口中计划为小马科斯制造难堪和麻烦的人和团体,在菲律宾和美国都排着长龙。

2012年,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以没有履行1992年人权诉讼判决为由,裁定小马科斯和其母伊梅尔达藐视法庭罪成理,并处以3.53亿美元的罚款。虽然,6月9日来访的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Wendy Sherman)拜会小马科斯之后说,“事实上,一国领袖在所有情况下都拥有外交豁免权,欢迎小马科斯以官方身份前来美国。”

“美国和菲律宾某些团体随时准备给小马科斯制造严重的尴尬和麻烦!”——菲前参议院议长如是说w11.jpg
6月9日,小马科斯与谢尔曼会面时的情形。

但在号称司法独立的美国,有心人为了特意让民意支持率跌至冰点的拜登和来访的小马科斯难堪的话,在其访美期间,以执行生效法律文书为由对他采取强制措施,也并不令人意外。

有他们在暗处悄悄地乾坤大挪移,菲律宾和美国之间关系的不确定相比起杜特尔特当政的这6年,并没有被降低。

菲律宾华人电报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