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058|回复: 0

2年前据称因感染新冠病毒死在菲律宾的6名中国籍囚犯很可能是被狱警谋杀的——菲国调局对22名警察提出谋杀...

[复制链接]

91

主题

91

帖子

63

菲华币

菲华卫士

Rank: 2

积分
91
发表于 2022-7-4 22: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年前据称因感染新冠病毒死在菲律宾的6名中国籍囚犯很可能是被狱警谋杀的——菲国调局对22名警察提出谋杀指控w5.jpg
新比利比德监狱

还是在遥远的2020年,《6名中国籍囚犯因感染新冠病毒在菲律宾监狱死亡》消息传到小编耳朵里时,就隐隐觉得的有些不妥。在为《监狱歌王:菲律宾劫匪、毒枭赫伯特·许朗戈的传奇人生》一文查找资料时,小编对菲律宾著名的新比利比德监狱(New Bilibid Prison)有了更多的了解。

当时小编就说过,“这6名中国籍囚犯究竟是不是真的因为感染新冠病毒而死,其实是很可疑的。当时的说法是新比利比德监狱内有8名囚犯因感染病毒而死,其中6人为中国籍毒贩,太不合常理了,事反常即为妖,太多的巧合中肯定有猫腻。”

没想到小编这张乌鸦嘴又一次不幸言中了。为了不浪费小编的预言能力,今晚再预测一下:2023年小编一定能发大财。希望明年能再一次得到验证。

2年前据称因感染新冠病毒死在菲律宾的6名中国籍囚犯很可能是被狱警谋杀的——菲国调局对22名警察提出谋杀指控w6.jpg
新比利比德监狱大院内

菲律宾国家调查局 (NationalBureau of Investigation,以下简称国调局)证实,已对国都区警察局(National Capital Region Police Office,即马尼拉都会区警察局,以下简称国都警署)的22名警察提出谋杀指控,有证据证明2020年6、7月间据称死于新冠病毒的8名新比利比德监狱并不属实。

国调局副主任费迪南德·拉文(FerdinandLavin)在2日回覆记者的短信中表示,“是的,国调局建议司法部对22名 国都警署警察提起谋杀指控,指控他们对新比利比德监狱8名据称死于新冠病毒的囚犯的死亡负有责任。”

在稍早前接受采访时,拉文还表示:“我们的死因调查部门(Death Investigation Division)特工发现,他们似乎有一套处理类似事件的程序,或者说他们有一系列方法处理来使得囚犯看起来像死于新冠病毒。这22名警察有犯罪意图。“这很可疑,因为其他人没有表现出任何类似的症状。他们说那8名已死亡囚犯新冠检测呈阳性。然而当他们死后再一次进行核酸检测时,结果显示呈阴性。”

2年前据称因感染新冠病毒死在菲律宾的6名中国籍囚犯很可能是被狱警谋杀的——菲国调局对22名警察提出谋杀指控w7.jpg
在2020年一次突袭行动中,警方从新比利比德监狱囚犯处查获的各种手机。

有菲律宾媒体提到,惩教局(Bureau ofCorrections)的闭路电视录像显示,一名囚犯被装在尸袋而不是被担架抬出。用拉文的话说,在监狱时他们已经死了,或者说被当成了尸体,而不是被抬出来救治,这“非常具有指示性”。当时这22名警察都在惩教局下属的新比利比德监狱内任职。

被拘留的前参议员莱拉·德利马(Leilade Lima)在推特上发帖称:“向国调局致敬,因为他们勇敢地披露了这些关于蓄意杀人的重磅调查结果。我们在这里发现国都警署和惩教局等部门的掩盖行为。”

她特意引用了知名囚犯、前毒枭杰比·塞巴斯蒂安(Jaybee Sebastian)的死亡——德利马所涉非法毒品案件中的证人——死于新冠病毒的说法。塞巴斯蒂安于2020 年7月18日去世,当天晚上未经尸检就被火化。根据他的死亡证明,塞巴斯蒂安在新比利比德监狱医院死于“与新冠相关的急性心肌梗塞”。因为,除了监狱、医院和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之外,包括塞巴斯蒂安的亲人在内没有人被允许看到尸体。在加上以预防传染名义的快速火化,事情发生后很多人都猜测相关人等不希望看见尸体上的伤口。

2年前据称因感染新冠病毒死在菲律宾的6名中国籍囚犯很可能是被狱警谋杀的——菲国调局对22名警察提出谋杀指控w8.jpg
杰比·塞巴斯蒂安

虽然没有消息来源,小编断定前文提到的6名中国籍毒贩十有八九也在此次国调局提到被看守他们的警察谋杀的8名囚犯之中。理由很简单,就是时间关系。塞巴斯蒂安死于2020年7月18日,几乎同时6名中国籍毒贩在新比利比德监狱因感染新冠死亡的消息爆出。当时正是新冠病毒扩散到全世界,人们对病毒最恐惧的时候;当然也是利用新冠病毒来掩盖真正死亡原因最容易的时候。基于对病毒的恐惧,当时谁都害怕感染上病毒,在处理尸体的程序上就有空子可以钻。正如小编所说,6名中国籍毒贩同一时间段死亡,也不合常理;必然引起新冠肺炎被用来掩盖死亡的真实原因的猜测。

菲律宾司法部已下令国调局展开深入调查,然而惩教局援引《数据隐私法》(Data Privacy Act 2012)拒绝透露已故囚犯的细节和身份。

2021年新比利比德监狱狱警在销毁收缴的违禁品

前参议长维森特·索托(VicenteSotto III)援引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警察官员的话说,由于没有指纹证据,因此无法确定惩教局是否替换了囚犯的尸体。

前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富兰克林·德里隆(FranklinDrilon)表示,《数据隐私法》不能作为不披露囚犯死亡的理由,理由应是透明,以防止被滥用,如假死亡或身份替换。

这两位参议员的猜测就更大胆了。他们认为这些毒贩也有可能是在狱警的帮助下越狱了。这种可能性当然存在,不过比上一种可能性要低多了。因为杀人要比把大活人从监狱里运出来,同时再把尸体或活人运入监狱要难得多。

菲律宾华人电报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