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210|回复: 0

[好文分享]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复制链接]

158

主题

158

帖子

61

菲华币

菲华卫士

Rank: 2

积分
158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2016年10月,老杜访问北京期间,在时任驻菲大使赵鉴华与杨鸿明等的陪同一起在王府井大街寻找餐厅。

老杜经济顾问杨鸿明(MichaelYang)的一些生意上的伙伴因与毒品有关而正在接受众议院委员会的调查,在被发现伪造身份并使用虚假文件在菲律宾持有大量土地后,他们可能都躲藏了起来。

众议院危险药物委员会(Housecommittee on dangerous drugs)主席罗伯特·埃斯·巴伯斯(Robert AceBarbers)表示,这些中国公民“虚构自己是菲律宾人”,这样他们就可以大肆购买房地产,并很可能利用这些房地产从事制造走私贩卖毒品等非法活动。

“杨鸿明生意上的伙伴们从未出现在听证会上。甚至连国家调查局(Nation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也无法找到他们的下落。有句话说,逃亡意味着有罪(Flight is indicative of guilt.)。如果他们真的是无辜的,我们敦促他们站出来解释他们在自己创造的迷宫中所扮演的角色。”北苏里高省(Surigao del Norte)第二选区众议员说。

巴伯斯说:他指的是杨明的盟友杨艾迪(AedyYang)、杨亨利(Henry Yang)和蔡小兰(ElaineChua)等人。

“我总是说,我们对中国公民在我们国家开展合法业务没有任何问题。但从事这些非法毒品活动则是另一回事了。我们已经适用正当的法律程序向所有这些人发出了传票,”他说。

巴伯斯表示,“利用虚假文件和公司”,中国人在杜特尔特上届政府期间“继续疯狂购买态度,据称在伊罗戈地区(Ilocos region)购买了数百甚至数千公顷的农业和住宅用地”,“并开始建造仓库”。

“我们一开始调查,这些非常可疑的活动就停止了。所以现在,他们再次通过将这些资产“出售”给其他中国公民来隐匿这些资产和他们的非法活动。我们保证,我们将不遗余力地查明这场混乱的真相,”他说。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30亿披索冰毒被查抄的仓库
他还表示,杨鸿明涉嫌与毒品有关,特别是与2023年在邦板牙省墨西哥镇(Mexico, Pampanga)缉获的价值30亿披索的沙雾(shabu,即冰毒)有关,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涉嫌贩毒的杨鸿明与这些毒品活动的联系并不令人意外。请记住,在上届政府中,他是由菲律宾警察总署一名高级官员任命的,该官员随后负责调查非法毒品活动,”巴伯斯回忆道。

“我们发现,毒品交易的头目就是杨鸿明,”他说。

周末,巴伯斯透露,他们将邀请杨参加下一次听证会,以便他能够揭露他涉嫌与邦板牙省缉毒行动的联系,该行动由国调局和菲律宾缉毒署(Philippine Drug Enforcement Agency)联合进行。

在上述案件中,储存毒品的仓库归帝国999公司(Empire 999)所有,后来办案人员发现这家公司归中国公民所有,他们还控制着其他空壳公司,以及早先与上届政府期间异常活动有关的其他人士。

在5月8日进行的一项调查中,林肯·王(Lincoln Ong)——天价医疗物资采购案丑闻中的一个有争议的人物,同时也是杨鸿明的翻译——被发现是一家与帝国999公司有联系的公司的创始人。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2024年4月16日,小马科斯专程视察八打雁省阿里塔塔格镇(Alitagtag, Batangas)据说是有史以来菲律宾最大贩毒案的133亿冰毒案查获现场。
与此同时,由参议员罗纳德·德拉·罗萨(Ronalddela Rosa)主持的参议院公共秩序和危险药物委员会(Senate committee on publicorder and dangerous drugs)继续质疑前缉毒署特工关于小马科斯和其他官员与毒品有关的泄露文件的证词的可信度。

前缉毒署警员乔纳森·莫拉莱斯(JonathanMorales)的一位上司甚至嘲笑他是“STL”,即“职业说谎者”(professional story telling liar.)。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参议员金戈伊·埃斯特拉达指着鼻子质问乔纳森·莫拉莱斯
“我在法学院学到的教训之一是法律格言——提出指控的人有责任证明这一点(who alleges has the burden to prove this)。除了莫拉莱斯的陈述外,他还提供了哪些证据?什么都没有,”参议员金戈伊·埃斯特拉达(Jinggoy Estrada)在昨天(5月13日)的听证会上说道。

参议员弗朗西斯·埃斯库德罗(FrancisEscudero)表示,听证会讨论的问题远非缉毒署泄露的所谓文件范围。

“我很抱歉,我一直很有耐心,但这与八打雁的毒品走私完全无关,也与缉毒署泄漏文件无关。这可能是前缉毒警莫拉莱斯对前缉毒署署长阿图罗·卡达克将军(General Arturo Cacdac)的指控,或者可能是他对前缉毒署署长费利扎多·塞拉皮奥将军(General Felizardo Serapio)的指控,”埃斯库德罗说。

埃斯特拉达介绍说,出人意料的证人、缉毒署前署长迪奥尼西奥·圣地亚哥(Dionisio Santiago)质疑莫拉莱斯的可信度。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乔纳森·莫拉莱斯在听证会上
“别太介意,乔纳森,但你知道我们的朋友叫你大话精吗?别忘了,大话精,他们认识你。什么是大话精?我知道你是一个大话精(small town lottery,缩写与大话精一样都是STL),但这是一个专业的说谎话的骗子,大话精,”圣地亚哥说。

在听证会上,埃斯特拉达提醒莫拉莱斯他的犯罪记录,并指出他在填写菲律宾缉毒署缉毒警申请表时就已经在说谎了,表示自己没有受到刑事指控。

埃斯特拉达还指出,公务员制度委员会(CivilService Commission)2014年7月7日做出的一项决议,确认了菲律宾缉毒署解雇莫拉莱斯的决定,并彻底取消他“在政府部门重新就业”的资格。

但莫拉莱斯反驳说,针对他的案件尚未在法庭上得到证实,“不像我们的好参议员(埃斯特拉达),他已经被定罪了。”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乔纳森·莫拉莱斯指的是参议员金戈伊·埃斯特拉达在2000年代曾被菲律宾反贪法庭判决有罪。这是2017年,该案最终被菲律宾最高法院宣判埃斯特拉达无罪后,他离开法院时的情形。

这时主持听证会的参议员德拉罗萨打断莫拉莱斯的话,要求他尊重埃斯特拉达。

前缉毒署署长卡达克证实,莫拉莱斯承认在缉毒行动中伪造证据使人入罪。

参议院议长胡安·米格尔·祖比里(JuanMiguel Zubiri)敦促他的同事们一定要“非常小心”,并确保委员会的听证会不会被用于政治迫害。

“我们尊重委员会履行监督职能以协助立法的权利。然而,我们想提醒我们的同事们一定要非常小心,不要利用听证会来帮助政治迫害,”祖比里后来对记者说。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缉毒署前署长迪奥尼西奥·圣地亚哥在听证会上公开指责乔纳森·莫拉莱斯是个大话精
“现在已经提出了非常严重的指控。他们是否有充足的证据完全是另一回事,”祖比里补充道。

“虽然提出了某些说法,但尚未提供书面证据。没有照片,也没有证实的证词。换句话说,这完全是基于一个人的证词,而证词似乎是道听途说的证据,”他说。

莫拉莱斯引用了一份文件,他声称凭借他以前在缉毒署就职时看到过该文件,尽管他没有亲眼目睹任何不当行为。小马科斯的毒品检测正在被提起,尽管它似乎与听证会的主题没有密切关系,”祖比里指出。

“在法庭上,必须毫无合理怀疑地证明有罪。虽然立法调查在遵守证据规则方面非常自由,但我们认为听证会的目的应该是利用证据和事实找出真相。在某些情况下,有人在立法机关调查中做出了一种陈述,但随后又在法庭上做出另一种陈述。我们不想重蹈覆辙。”他说。

5月10日,小马科斯在被问及如何看待莫拉莱斯在参议院听证会上的言论时,他表示,“很难让人重视他的话。你知道,这家伙是个职业骗子,就像个点唱机。无论你丢什么——只要丢进去一点钱,无论你想他唱什么歌,他都会唱。这似乎是他的工作,这就是为什么我称他为职业骗子。”

“只要看看他的记录,就能明白,做出虚假证言、给出虚假指控之类的情况,在这个人身上常常发生。这就是来龙去脉。他有让人们卷入各种问题的黑历史,”小马科斯说。

不得不说的是,小马科斯的言论与参议员埃斯特拉达、缉毒署前署长迪奥尼西奥·圣地亚哥在昨天听证会上的言论如出一辙。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乔纳森·莫拉莱斯2023年因妨碍司法公正接受调查时拍下的嫌犯照

小马科斯于2021年11月在圣卢克医疗中心(St. Luke's Medical Center-GlobalCity)的可卡因使用呈阴性检测报告昨天被药物分析师塞西莉亚·林 (Cecilia Lim)在参议院听证会公开。

该医疗中心药物测试实验室负责人雷耶斯博士(GereszaReyes)和塞西莉亚·林在报告上签字确认。林医生说,“‘2分54秒,这就是药检试剂盒能做到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他们说五分钟,这是我们允许药物测试线出来的最长时间。当这条线出来时,它不会消失,你是阴性的。”

林医生表示,小马科斯当时只接受了可卡因的专门测试,没有接受其他类型的违禁药物。“这就是他所要求的,检测人小马科斯,”她补充道。

罗纳德·德拉·罗萨在寻求澄清为什么小马科斯只接受可卡因检测时扬起了眉毛。

“菲律宾的每个人都接受毒品测试,他们不会要求你检测我是否吸食可卡因、检测我是否吸食沙雾、测试我是否吸食大麻。没有什么。我会去找你,进行药物检测,如果结果呈阴性,我会带上文件,我会申请工作,”德拉·罗萨说。

莫拉莱斯早些时候表示,泄露的缉毒署文件显示了2012年3月11日的一份文件中涉及包括小马科斯和女演员马里塞尔·索里亚诺(Maricel Soriano)在内的多名吸食非法毒品的人物。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2021年11月,小马科斯的前亲信维克·罗德里格斯向公众展示小马科斯可卡因检测呈阴性的医疗检测报告。不过,这哥们现在成了老杜的人,他的最新提议是让小马科斯接受毛囊毒品检测。
他说他是处理该案件的人,并询问了线人,线人甚至还展示了上述人物的照片。详见《小马科斯再次面临杜特尔特阵营吸毒指控——是否有“阴谋”推翻他?》。

莫拉莱斯表示,2012年的行动因前缉毒署副局长卡洛斯·加达潘(Carlos Gadapan)按照阿基诺二世内阁文官长帕基托·奥乔亚(PaquitoOchoa Jr.)的命令而阻止,因此未能实施。

听证会邀请了奥乔亚出庭作证,但他在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后未能出席。

“我们会给帕基托·奥乔亚律师一周康复时间。我们已经给他寄了两份传票。届时,我们将再次发出传票,要求他出席本委员会的听证会。如果他不出席,参议院可能会对他发出逮捕令,”德拉罗萨说。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杨鸿明是否涉毒和小马科斯是否有吸毒成菲律宾政治斗争的新焦点

2023年8月,老杜访华归来后,赴马拉坎南宫与小马科斯会面。
现在看来,毒品问题,或者说涉毒与否,已经成为菲律宾这一轮政治斗争的新焦点。虽然毫无疑问,老杜拥有巨大的声望和不俗的政治实力;但谁都无法忽视,小马科斯毕竟是一位现任总统,而且并未出现重大失职渎职的行为。那么对于这场政治斗争的胜负,小马科斯的赢面似乎要更大一点。

--- END ---



菲律宾华人电报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