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3087|回复: 0

[好文分享] 东南亚菠菜业死了那么多中国人,有时间的话给每个死者脑洞一下吧

[复制链接]

337

主题

337

帖子

574

菲华币

菲华精英

Rank: 4

积分
507
发表于 2020-7-3 23:3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南亚做诈骗的人很多都是疯子。

在我和他们接触的这几年里发现一个现象,在去东南亚之前他们的脑子几乎都已经开始不正常了。

举个例子

第一,明显不合法,还要到处咨询。

第二,看过很多回国的人痛斥菠菜打人,想去的人还在寻找避坑方法。

第三,看到我发的被打图片和视频,许多人打消念头了。但我估计还有人想去,这种明显已经疯了。

第四,到那边之后狗同事先礼后兵,不会诈骗立马翻脸,看到很多同事在身边爆炸,还能保持对诈骗的热情,这也是疯掉的征兆。

这东西都是有依据的,本人接触过的菠菜从业者不下八千人……你没看错,不下八千。

这行业从之前到现在有很大的变化,以前还真是文质彬彬大家有忙还稍微帮一下。

现在除了偶尔在绑匪身上能看到点正能量之外,在那个圈子里这三个字几乎灭种了。

当然了,有些绑匪也很凶残,丧尽天良,比如柬埔寨去年底开始四处抓人的绑匪,窝点众多,成员众多,被绑架的几乎都是现实赌场数钱被借了高利贷的,说好的输了的话安排酒店,明天让你朋友送钱来就行,但是基本上输了钱就被带到了绑架窝点。

去年被绑架者比较棒打鸳鸯的是一男的输了钱,被绑架到了小黑屋,这男的把他未婚妻骗去了,两人一起被绑架,期间绑匪想要QJ,女的有骨气誓死不从,最后卖掉了房子和结婚用的钱,两人活着出来了。

这种事情在柬埔寨还在持续。

绑匪参与者也都是做菠菜的人,网络赌博被柬埔寨扫了之后这些人留了下来,成立了帮派。

但是我不想写这些,这就是一群莽夫,除了暴力没有多余的什么能给人带来启示的东西,看多了也觉得乏味无趣。

世界上有很多邪恶的一面,有些人避过了,踏过了,将之击垮了。

东南亚菠菜人很多时候都在主动的吸收这些正常人所击垮的邪恶,ta们表面看着挺正常,做事也比较稳妥,但是受到伤害的时候,几乎都会下意识的选择报复,以更邪恶的方式通过网络摘掉另一群人一家人的脑袋。

我们对这些事情应该有一个明确的立场,假如我们都开始黑白不分,被邪恶同化,这个世界百年后会是什么样子呢?

或许摘人脑袋已经从线上走到线下。

我看过一些网上关于两个菜农互怼的帖子,这两个菜农先比谁更富有,后来比学历,最后比谁骂自己家人骂的更猛,以此来证明自己凶狠。

而微信群和QQ群,这种对话更是数不胜数了。

东南亚博彩业死了那么多中国人,有时间的话给每个死者脑洞一下吧w1.jpg

昨天发文,就是这些聊天记录审核不过关,发不出来……

我这是挑了一个还算温和的。

疯子有时候比正常人看似还要正常,你和一个男女聊天,对于什么方面他们都能和你唠几句,但是再深入聊几句会发现他们身上都有伤,伤会成为经验和攻击他人的理由,所以许多网络犯罪者在和你单独聊天的时候总有驯服你一起参与或者认可ta们的理由。

就像一个人身上住着一个魔鬼,你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释放魔性。

当然了,这些魔鬼对我来说是毫无伤害力的,在我眼里甚至只是一只只可爱的小动物,而狗庄就是一条条比较大型略微难以驯服的动物。

世界上如果有鬼的话,ta们就是了,鬼迷心窍的恐怖很多人也都尝试过。

我特别羡慕那些说自己邻居是在国外搞诈骗的人,如果我家邻居也有这样的人,那我就要说见面分一半了,不行的话那咱只能为民除害了。

昨天我看了一个帖子楼主问她朋友在国外做菠菜,她能不能去举报,举报朋友会不会被抓。

下面的回复成一个对立态,狗人事都说我们在国外是合法的,好心人都说可以举报,还有几个貌似律师的人认真的回复了很大一篇。

对于这种回复,除了吃瓜群众,其实都是有目的性的,人事都在呕心沥血的说着能凸显自己的,律师也在看似中立的讲着案例和犯罪依据也只是为了让受害者看到她们的专业程度。

我也回复了说可以举报。

不过我怀疑楼主是在试探大家,估计她自己想去搞诈骗,所以发个帖子问问大家看看这事儿能不能成。

如果真是这样,我觉得这人以后搞诈骗略微有点天赋。

但是没人关心楼主发帖原因是否真实,该吃瓜吃瓜,该表现表现,如果楼主真想举报朋友,其实看到了回复还是很懵逼,但如果她想去东南亚搞诈骗,其实在她心里已经有她想要的答案了。

从这看来其实诈骗分子里是不乏高手的,只是太高了比较自负给摔了。

曾经我认识一个负债三千万的诈骗从业者,单亲家庭,当时他35岁,住在菲律宾某楼十几楼,他对我说了他的故事,很穷的家庭出身,依靠人脉和国家扶持力度两年有了不到千万身价,有些东西是国家的,国家要收走的时候你没钱还,那就是老赖了,摊子搞得太大,该收摊的时候发现摊子下面是无底深渊。

下面就是地狱,只要往前再走一步,就呜呼了。

后来他去了菲律宾,他很高兴,说做菠菜的都是一群sb,这群sb都在这里搞钱呢,我做过大生意为什么不能搞钱。

他听说主管一个月几百万,认为三千万窟窿很快可以补上。

后来他说他想跳楼。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可以给你很多东西,也可以收回去,更何况还是借的,而且到了菠菜圈,任你曾经再风华绝代,也只能每天聊七八十个对话框,你会发现假如碰到一个有上千万身价的人你不会对他客气,你会把他当一头猪慢慢磨。

更何况你只是曾经拥有过短暂的财富。

这种故事在东南亚说出来并不会让人尊重,得到的回应只是咧嘴一笑。

已经有两年没联系过了,不知此人过的如何,可是我知道,他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而东南亚,不过是他走过的歪路之一。

对那些已经在东南亚遇难的菜农,新闻媒体给我们呈现的东西很少。

一个普通的菜农身上都有很多可以作为警世的故事,更何况一个不平凡的人,ta们的不平凡之处是ta们已经死了。

比如他生前最后一刻在干嘛?

在什么地方?什么环境?身边都有什么人?是被分尸还是爆头?

新闻和小道消息可以给我们呈现的内容很少,至少可以给我们一些线索,把一个低智商的恐怖犯罪给呈现出来。

远的不说,近两年柬埔寨菲律宾缅甸,死的不下五十人,小黑屋扒皮其实不算什么大事件,稀松平常,本应如此。

一个外籍的华裔受到不公待遇都会在国内疯传几天,东南亚菠菜圈一周不死人菜农就觉得无聊,无趣,我估计每周死人的时候大家才略有精神一丢丢。

比如去年被玛卡提被分尸的女菜农。

生前最后一刻是在凌晨四点的宿舍理和几个女生喝酒,喝多了拿刀想要砍一起喝酒的女舍友,结果人家两人是一伙儿,她被杀了,装进行李箱丢到了过道垃圾桶。

比如监控回放里两个看似朋友的人一前一后进了餐馆,一个人刚坐下二五八万的翘着腿,朋友掏出枪在他脑袋上打了个窟窿。

比如马尼拉死在出租屋里的裸女尸体。

虽然媒体曝光出来的细节很少,而且除了菜农喝多了临时起了杀心,别的案子几乎都没破。

也就是说,只要有预谋,哪怕只有一天的准备时间,将人杀死,就会成为悬案。

很多人都说国外是一个自由的国度,可以放下国内所有压力,在新的环境里体验新的生活,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放开自我,纵情诈骗。

是自由还是放养,是律法不完善还是民主,从这么多案子未破来看,真的是管不了,所以别扯自由了,你自由是因为你在这儿做啥几乎都没约束。

但是能管你抽烟,大马路上抽烟罚款,必须去抽烟点。

但能管你喝酒,路上提个酒瓶子都可以对你进行罚款甚至是控诉。

所以在这里如果某人起了杀心,只需要冷静思考一天,就可以成为本地官府的不解之谜。

     这儿有持枪证,但没抽烟喝酒证。

是的,就是这么自由,这么海皮。

这两年诈骗也不好搞了,搞不好只能被狗庄搞。

菜农本来就疯,网上到处比狠,正如他们所说东南亚是没法律的地方,也多了很多经典的故事。

同样的小黑屋,一个月进进出出上千人,他们有不一样的故事。

虽然我一再强调看不起搞诈骗的,但不妨碍你提供线索,看不起的是一个圈子,一种现象,并不会精确到你个人身上。

最近诈骗有往迪拜迁移的趋势,可能会有少量个别的团队会过去吧。

迪拜办公大楼招商广告写的是某王子旗下产业,昨天和一个曾经的菜农朋友聊天,他说现在想想以前做菜农真的很后悔,在国内过的也不错,为什么要去做菜农。

顺便聊了迪拜的事情。

早在之前就有一个狗推说他们老板经常去迪拜考察,再加上最近到处都是迪拜诈骗园的招商广告,看来是真有那么点要搬过去的意思。

但是菲律宾依然会是诈骗集中营,因为福建系在这里扎根太深。

而且那边也不靠谱,我认识一个阿哩妈妈全球拍档的人在菲律宾分公司,之前去他家玩他给我看过一个什么建国计划,好像是招揽了一波有钱人,要在某个什么小岛建立一个国,说的是要给狗庄一个归宿。

半个小时的视频,看的我头疼,依附在某国搞诈骗已经不满足诈骗者了,都计划建国和国家对着干了。

我这个朋友也是白色的,人脉资源比较好,和菲律宾许多部门高层都还熟,包括一些华商会成员,他一直在想怎么人脉变现,也有团队在卖房和卖菲律宾金珍珠,还忽悠我一起卖珍珠,骗我说我写的文章他喜欢看,说是可以写文章让人买珍珠。

我觉得他只是看狗庄赚钱,我估计是想骗狗庄吧,不过狗庄也不是沙雕,应该没有狗庄会去吧,去了刚好一窝端……

而且那个什么迪拜王子也是忽悠,又不是王爷,杜特地是皇帝不一样被国内谈话。

如果迪拜也成了诈骗分舵,那咱战火也可以拉长点了,小黑屋和分尸的传统习惯也会被搬到迪拜,让狗庄和狗推帮我们看看这个世界。

我想每个把这每个非正常死亡的文章分成万字以内的篇幅写成一个系列,系列名叫消失的菜农,东南亚追魂记。

今天和一个被骗了20来万的大姐聊天,她说有马来西亚的拉拉杀猪盘受害者找到她,还有台湾的杀猪盘女受害者找到她,受害者也是一个很大的群体,从国内到国外,只要懂中文,都能被骗的倾家荡产。

前几日一个女孩炭烧自杀,甚至很多人自杀都不知道自己被诈骗了,只以为自己跟走势没跟对,玩彩票玩输了。

而且骗子都不会承认自己是骗子,承认了自己是骗子之后会说让对方去抓他……

这真是一群疯狗。

这并不是一小部分精神病,而是一群精神病里只有一小部分还保留着人性。

还有国内的女生加我,她们在等待自己男朋友归来,问我她男友公司不让他辞职怎么办。

东南亚博彩业死了那么多中国人,有时间的话给每个死者脑洞一下吧w2.jpg

其实作为一个研究这群人好几年的人,我觉得是封闭国门,除了能拿出正当文凭,工作技能证书,和国外工作派遣证明的人,其余不得回国。

诈骗犯也都是想回国的,不然诈骗简章里也不会有半年回国探亲一次的假装以人为本的条例了。

她们想回来,最好的惩治是让他们不要回来。

我认为所有受害者需要的是酷吏,大家并不要求对她们凌迟,但是在嚣张的诈骗者已经怼执法部门的时候,做做猫捉老鼠的游戏又有何不可呢?

那些杀猪盘受害者被骗了几十上百万,还能保持冷静,东南亚诈骗犯都已经开始激动的怼受害者了。

这是黑白不分的一群人啊。

整理一下两年内东南亚菜农的各种死亡事件,组织成一个系列。

为什么说是低智商犯罪,因为这些菜农死的也窝囊,凶手也不需要可以伪装。

感觉就是一个菜农想杀人了,另一个菜农就死了。

感觉就像是一只小白鼠一样,就是这么随意。

死掉的菜农可能刚诈骗十几个小时,心满意足的回宿舍,在从宿舍出来的时候,是被装进不同塑料袋提出去的。

小白鼠被切开分成十来块,装进垃圾袋提了出去,巡楼的保安在台阶上踩到了屎,正觉得恶心的时候,发现屎是从切开的肚子里掉出来的。

第二天新闻曝光,东南亚无数诈骗犯行尸走肉般机械化的动作点开了新闻。

写到这里,我终于想到了一个比较搭的系列小说名字《菜农死的第N次》。

那么第一次死亡是在什么时候?

可能是在决定去东南亚从事诈骗的时候,也可能是在被诈骗团伙洗脑之后,可能是在第一次诈骗成功享受了报复社会的滋味之后。

也可能是更早之前。

决定去东南亚不过是嗅到了另一个尸体的味道。

我想想,就用之前已死或者还未发生以后会发生的新闻做原型吧,只是我不希望有关注了我的菜农杀人之后把新鲜的现场发给我。

因为我对趣味感兴趣,对恐怖不感兴趣,假如一个关注我很久的菜农突然杀了人,并且投稿给我,这真惊悚啊。

能回国的尽量回国吧,别瞎搞事情。

还有就是啊,很多女孩子加我啊,说自己网恋个男朋友做诈骗的,又是买东西给他们,想回国了又是赶紧看机票,一口一个对方有才华,一口一个对方还有救。

咱这是反诈骗啊,我觉得很不尊重我啊,就算是业余选手,至少咱在反吧?

你如果说想扶老太太过马路我可以教你动作要领,但是让诈骗分子回头……人家还觉得人家牛b呢,你们的同情只不过让他们觉得自己还有可取之处。

感情都是神圣的,也很值钱,比如几十几百上千万的。

尊重一下咱好不好?那些诈骗犯家属和准家属的故事,咱不想听哈。

很多人三观真的严重有问题。


本文来自公众号:菲华天空
菲律宾华人电报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