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958|回复: 0

[好文分享] 2020年终专题之四:菲律宾经济篇

[复制链接]

19

主题

19

帖子

41

菲华币

菲华新兵

Rank: 1

积分
19
发表于 2020-12-29 21:3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20年终专题之四:菲律宾经济篇w11.jpg


2020年是创纪录的一年,由于种种错误的原因,这一年菲律宾的经济表现,在整个东盟地区是独一无二的。

菲律宾的经济在2020年的前9个月平均增长率为-10%,我们不知道最后一个季度,会因为圣诞季,有怎样的翘尾,但是从水果批发市场摊贩那里,愁云不展的反馈,料想,这样的翘尾,也会很有限。

菲律宾政府的发展预算协调委员会将其对2020年GDP增长的预测从先前的-5.5%下调至-8.5%--9.5%。

根据可追溯到二战时的记录,2020年的GDP增长,是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八十年,有史以来最差的表现。

2020年终专题之四:菲律宾经济篇w12.jpg

ABS-CBN数据分析,来自PSA的数据

菲律宾是2020年度,东盟主要地区收缩最严重的地区,它在第二季度以16.9%的跌幅排名第二,仅次于马来西亚创纪录的17.1%的跌幅。

拜新冠疫情封城所赐,第二和第三季度是菲律宾历史上最糟糕的经济增长季度,2020年的疫情,使菲律宾彻底脱离了一年前的高速发展位置。

疫情前,菲律宾正向越南挑战东盟主要经济体的最佳经济表现冠军位置。

然而,一场疫情袭来,妄图再次振兴昔日四小虎雄风的菲律宾,经济再次成为该地区的病猫。

那么,问题来了,同样是东盟国家,为什么别人家都表现没有如此跌份呢?

FMR社会经济规划部 Ernesto Pernia博士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数据为证。

前社会经济计划部长埃内斯托·佩尔尼亚(Ernesto Pernia)说,菲律宾落后于该地区其他地区的原因之一,是其政府对新冠的政府响应规模较小。

根据他从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收集的数据,菲律宾仅花费216.5亿美元用于其新冠病毒应对行动,这大约是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5.88%,每人202.95美元。

所有这些数字是东盟主要经济体中最低的。

就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而言,印度尼西亚和越南紧随其后。印度尼西亚的回应是GDP的10.94%,而越南的回应是10.12%。

在实际预算方面,越南支出265亿美元,印度尼西亚支出1157.8亿美元。

相对于经济而言,最大的支出国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分别占GDP的25.35%和22.73%。

就人均美元而言,他们也是最大的支出者。

注:所有引用的数据均为2020年11月的数据。

考虑到菲律宾是一个消费驱动型国家,多名菲大智库教授,包括菲律宾福布斯榜单前列的富豪,都曾经呼吁政府将响应预算,其支出占GDP的比例提高至25%。

面对疫情的熊熊大火,拿一把水枪去灭火,SO,经济学家预计2020年,菲律宾经济将萎缩近一成,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对于民间学商两界的建议,杜特地政府的经济团队,仍然坚持“谨慎的财政支出”和基础设施投资。

财政部长卡洛斯·多明格斯(Carlos Dominguez)表示,政府支出无法解决公众对卫生安全的信心。他说:“经济只是在等待消除这种恐惧因素,以便人们有信心自己不会生病。一旦有了特效药或疫苗,人们生活恢复新常态,经济将会蓬勃发展。”

多明格斯部长更着眼于疫情后的恢复,因此其眼下忙于建立基础建设,推动基础和财政改革,包括减少公司所得税和引入更具针对性的财政激励措施,将提供足够的刺激手段,使大流行后的经济复苏。

多明格斯还警告说,无论政府支出多少,如果做错了,都不会导致更高的GDP增长。

如果我们回到上一张图表,我们会看到在大流行应对方面,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的支出最多,但它们的经济状况要好于小支出国家越南。

实际上,越南仅比菲律宾多花了50亿美元,但它是迄今为止表现最好的经济体,第三季度增长了2.6%。

越南也是今年唯一一个增长的东盟主要经济体。

因此,尽管多明格斯所阐述的大市场小政府,十分经济正确,BUT,菲律宾仍然是表现最差的经济体。

那是因为,别的因素正在拖累菲律宾。

疫情拖累菲律宾经济

一个明显的因素是病例的实际患病率和治疗情况。

2020年终专题之四:菲律宾经济篇w14.jpg

东盟主要经济体疫情数据一览

较少的新冠疫情数据,意味着较少的经济负面影响,并且有更多的自由空间,进行产生经济活动,而没有流动性限制。

截至12月23日,越南在东盟主要经济体中确诊病例最少。这是越南GDP的重要推动因素。

另一方面,印尼的确诊病例,活动病例和死亡病例最多,但是,第三季度,印尼的GDP增长仍然是东盟主要经济体中的第三高。

同时,菲律宾在确诊和在案病例以及与COVID-19相关的死亡中排名第二。

疫情的流行程度,以及政府部门的管理水平,是使菲律宾经济下滑的另一个因素,但是,这并不是唯一起作用的力量。

从经济萎靡到失业在家

就工作而言,经济总是变得更加个人化和相关性。

2020年的平均失业率超过10%,那是有记录以来最糟糕的。

一场疫情,一夜回到解放前,超高的失业率,抵消了前几年菲律宾高速发展实现的所有收益。

菲律宾统计局的10月份劳动力调查报告显示,与2019年同月相比,菲律宾失业人数增加了180万,总计380万。

但这是否能完整显示今年的就业市场?菲律宾政府的魔幻性在于,不同部门的统计数据,总是难以核实并轨,就单举一个菲律宾菜农的确切数字,就有不同部门的从7万人到50万人不等的数据。

SO,菲律宾今年到底有多少人失业,谁也无法清楚,但是满大街伸手乞讨的人群,以及时不时在朋友圈里传播的因为失业铤而走险的抢劫事件,是具体身边活生生的现实。

同时,外交部表示,由于新冠疫情大流行,今年有30万海外菲律宾工人加入了菲律宾的失业行列。

2020年终专题之四:菲律宾经济篇w15.jpg

菲律宾失业率数据。

上图,仅为官方统计正规公司,企业的相关数据,至于那些非正规部门,民间私下的雇佣关系,基本上没有文件记录。

工作尚且如此,至于社会福利,诸如SSS,带薪假和其他劳工特权,目前尚不清楚能覆盖到多少群体。

看不见的角落,到底有多少人在挣扎。

疫情暴露的深层次问题

疫情暴露的问题有很多,这其中,菲律宾政府,无法正确确定其公民的状况,是一个深层次的问题。

这是由于缺乏有效和可靠的身份识别系统,尽管杜特地政府一再强调扎实推进人口普查和新型国民身份识别ID系统,然鹅,菲律宾的金融普及程度,以及大众的教育程度,还有地方政府的低效,严重阻碍了杜特地政府的雄心壮志。

菲律宾统计局,正在贯彻杜特地的意志,通过PhilSys系统来处理菲律宾的全民ID系统。

该过程的第一步中,截止第四季度,已经登记了超过900万贫困户主。

然而,Philsys的发布已经晚了一点。

事实证明,大流行时缺乏全民ID系统是一个严重的缺陷。

举个栗子,走在街上,看到随处伸来的手在乞讨,BUT,这些人是谁,在哪里,他们的社区主席是谁,有没有领过巴亚尼汉计划的救援,你让很多连自己名字都拼写不清楚的乞讨者回答这些问题,无疑是缘木求鱼。

SO,这种窘境,导致难以通过社会福利与发展部支付政府援助。

更有甚者,一些贫困家庭一无所获,甚至有的非正式定居者被迫走上街头,而其他受益人则获得了两倍甚至三倍的支出。

用议员们私下抱怨的话说:知道一半的援助被(BIAO)子糟蹋了,但是没有数据,不知道哪些地方被糟蹋了。

或者有些官员也乐得没有精确数据,浑水好摸鱼。

浑水的结果,导致疫情的次生灾害之一——腐败的规模,也已变得“大流行”。

食品价格上涨,公共交通受到限制

通货膨胀使情况更糟。截至11月,菲律宾是东盟主要经济体中通货膨胀率最高的国家。

客观来说,通货膨胀率仍然很低,具体数据仅为3.3%,处于2-4%的通货膨胀目标之内,但考虑到收入锐减,这样的涨幅,仍然很痛。

由于最近发生的一系列破坏性台风造成的供应问题,食品通货膨胀特别高。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因为菲律宾每年都遭受这种自然灾害。然而,2020年是全球大流行中首次遭遇此类风暴。蔬菜价格尤其动荡,大米价格飙升,特别是在大都会地区。

专门针对公共交通的运输通胀已达到天文数字的最高点。

出行限制使大众交通工具(例如公共汽车和吉普车)上的空间更为珍贵。

三轮车不再允许将其侧车加满,结果,通勤的费用增加了一倍。

由于隔离限制,包括运输的运力限制,费用变相再增加一倍。

许多人被迫在路上等几个小时才能乘车。其他人则被迫选择更昂贵的选择,例如出租车和诸如Grab之类的运输网络车辆服务。

截至2020年11月,菲律宾的通货膨胀率已达21个月高位。

尾声:

2020年的菲律宾经济,失业率创历史新高,GDP增长创历史新低,通货膨胀率上升,深层问题的多发并生....

如果菲律宾不谨慎的话,它在三十年来的第一次官方经济衰退,可能会变成令人讨厌的滞涨或高通胀的衰退,进而,波及到整个社会秩序的稳定。

2020年,本应是这是杜特尔特政府8万亿建设计划的中点,大建特建的一年。

2020年,本应是通过固定资产投资,拉动经济和就业,消除贫困,减少失业和增加人均收入方面继续取得成就的一年。

2020年,本应是问鼎东盟发展最快经济体的一年,当时经济团队对更高的信用等级评分和健康的资产负债表充满信心。

忽如一夜疫情来,雄心壮志皆枉然。

随着大流行引发的经济衰退,有希望的基础设施项目,陷入困境并陷入停滞。

即将迈入2021年的门槛,疫情还没有等到,一种新的新冠变种菌株正在菲律宾国门外徘徊。

如何盘点2020年的菲律宾经济?

经济增长和就业率创下历史新低,使菲律宾从东盟发展的第一梯队直接掉到扫尾者。

更糟糕的事,成千上万甚至数百万的菲律宾人没有工作,也无法使用金融或数字银行服务。

政府和私营部门的领导人,有意拿出更多金钱,帮助穷困群体,但是他们是谁,他们在哪里,如果给他们的账户打款,实现精准点对点扶贫,这一点,足以让任何一个政府官员为之抓狂。

疫情大流行,是造成这一切的最大原因,但不是唯一因素。

它加剧了菲律宾每年面临的所有其他风险,例如台风,地震和火山喷发。
它进一步暴露了政府福利,医疗保健,预算,地方政府应急能力和一般服务方面的制度缺陷。

古老的腐败问题也使人头昏脑胀,没有可靠的身份识别系统,没有每个人的具体账户,导致原始的大块分银,进而带来的腐败加速蔓延。

一场疫情,将菲律宾打回原形,暴露了菲律宾作为一个国家,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某些痼疾。

这些痼疾,由经济始,但是从骨子里说,牵一发动全身,不是单纯从经济入手,就可以完全解决的。

萝卜头写下这么多文字,一方面翻译PSA资料,另一方面参考本地媒体的报道,按照中文的语境,加之数年来对菲律宾的理解,整理出了如上的文字,这样的岁末报道,不为人喜,但是贵在真实,帮助感兴趣的朋友,了解不同维度的,真实的菲律宾当下。

2020年,还有48小时,就要结束。

然而,这一大堆经济问题,却无法结束。

当新年的钟声敲响时,它将把所有问题移交给2021年。

注:部分数据来自于PSA,分析报告来源于MB,ABS-CBN等媒体,一并致谢。

菲律宾华人电报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