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335|回复: 0

[综合讨论] 剃刀边缘——东南亚闯荡记(下)

[复制链接]

364

主题

379

帖子

706

菲华币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536
发表于 2021-4-30 20:5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剃刀边缘——东南亚闯荡记(下)

接下来几天,我有意无意的往贵哥那边经常走动,没事去喝喝茶,侃侃大山,吹会牛逼,目的则是跟小老弟阿言多接触。

小老弟对我没有太多的防备,经常跟我念叨他们这里面发生的事情,也有同事们之间不和谐的抱怨,毕竟都是二十多岁的男孩子,性格一个不服一个,但有老大贵哥威严在此,谁也不敢太照次,我也听到了更多关于女孩们的遭遇。

贵哥带过来这边是十四五个小兄弟,中国女孩和俄罗斯女孩加起来30多人,两栋房子分开住,长得漂亮的女孩被送到西港的嗨场里上班,一般陪客人嗨一场300-500美金,嗨完再陪睡包夜1000-1500美金,形象一般的就搞莞式上门服务,90分钟,150美金。包夜300-400美金。俄罗斯的跟中国女孩价格一样。

贵哥和女友两个人本身就吸毒,且成瘾度很高,以前在国内管控的严格,还得偷偷摸摸,现在来到西港了,一切貌似合法化了,虽然柬埔寨法律严格规定禁毒,但是西港这个地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使哪天运气差被抓了,也是美金就可以搞定,因为西港有专门的中国人捞人公司,都是来的早的中国人,提前跟警方和宪兵队,法院等部门老大做好了关系,由中国人从中收钱办理保释捞人,这种生意基本是无本万利的。

为了便于控制女孩,更是强制女孩也吸毒,这样就是为了女孩们吸毒上瘾,产生依赖感,失去了抵抗力,更加顺服,容易控制,对待小弟们则好吃好喝,只要小弟听话,每周可以随便挑两个中国妹子陪睡,这是公司奖励,免费的,如果联系业务多的则每周可以同时挑两个俄罗斯妹子双飞,不喜欢俄罗斯的,也可以一个中国一个俄罗斯妹子搭配双飞,当然一切也都是免费,算公司的,这样就为了更加牢靠的控制小弟们,让他们对老大更衷心,你想啊,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好吃好喝,每月挣的多,又可以免费挑选睡妹子,还可以随便挑选外国妹子,这种情况下,对于很多小弟来说,都会**司衷心耿耿,对贵哥这个老大更是唯命是从,马首是瞻。

这天,我闲来无事,喊着阿言出来喝酒,一般晚上他们都很忙的,正好赶上他那天休息,我们海边边喝边聊,说这两天老大又发飙了,我问为何呢,“哎,龙哥,你是不知道啊,老大溜冰以后太吓人了,他给自己整出幻觉来了,本来大家收工以后,累了一天了,都刚休息,老大也不知道跑哪嗨完了,给他嗨岔道了,回来就出了幻觉,感觉有人要追杀他,挨屋把人喊起来,又跪了两排,拿起电棍给所有女孩又伦了一遍,有一个女孩当场就给打昏过去了,本身那个女孩就连续很多个小时不停接客,根本没怎么睡过觉,又被老大这么折腾一顿,直接昏迷不醒了,后来给送到医院抢救,才算捡回条命。我看着心里难受,都不忍心多看,哎,但是我又是跟老大的,也就是只能看着了,毕竟同情归同情,公司还是要听老大的。”

剃刀边缘——东南亚闯荡记(下)

剃刀边缘——东南亚闯荡记(下)


我感觉阿言还是挺同情女孩的遭遇,因为他看到女孩很惨,他也会难过,说明他内心深处还有良知,只是上了这条贼船,只能随波逐流,助纣为虐了,我问那女孩现在怎么样呢?

阿言说,我一直在医院忙了好几天,老大叫我送到医院就扔些钱,让我负责给照顾好了,我照顾期间才跟那女孩聊的最多。

那女孩叫小文,家里确诊真挺惨的,6岁时候,父母出车祸双亡,爷爷奶奶从小给带大的,今年才16岁,正在上高中,爷爷生病了,家里也没钱救治,为了给爷爷奶奶减轻负担,省出钱来给爷爷看病,她就自动选择不念书了,找了个台球厅当服务员,闲暇无事的时候,经常刷快手和抖音,看到了阿伟的抖音每天挺正能量的,而且宣扬着西港环境多美,海滩多漂亮,很多中国人来这边开赌场,遍地美金,很好赚钱,于是就私下加了微信,阿伟知道她缺钱,特别想挣钱的想法以后,就劝她来西港这边做服务员,每天至少三五百美金,合下来一个月10万人民币了,小丫头哪里见过这么多钱,也没听过可以这么挣钱,但是看他很多视频都是游艇飞机豪车美景美食的,认为也不会是骗人的,当时家里太需要钱了,既然能赚这么多,就是远点也没关系,只要多赚钱,爷爷就能治病,所以在阿伟的电话遥控安排下,她被蛇头从国内走水路到达了柬埔寨。

来到西港那一刻,她才知道被骗了,可是现在叫天天不应 叫地地不灵,从开始的抵抗,再抵抗,到顺从,至于为何顺从了,也是缘于老大定下来的连坐的规矩,一人不顺从,所有人跪两排,每个人都陪着挨打,这种场面哪里见过呢,自己不顺从连累了所有人陪着挨打,心里实在过意不去,也不希望看到所有人敌对自己的眼光,只能选择服从,这种连坐的处罚方式。基本是很奏效的,包括俄罗斯女孩们也都非常的遵守,遇到新来的,想不开的,大家都会一起劝,劝要听公司的话,既来之则安之,千万要顺从,其实这也就是一种从众心理,放大家都认为这件事情这样的做法是对的,那么结局也就是从众效应的结果,更加便于对所有女孩的管理。

家人只知道她出来打工赚钱,还以为她在国内哪个城市呢,根本不知道她已经来到了西港,即使每周跟爷爷奶奶通话,也只是报个平安,其他的事情一概不敢说,每次通完电话都会掉眼泪,为自己的无知,为自己现在的磨难,为自己的委屈,为爷爷病情的担心,为想奶奶而悲伤,现在被打的剩下了半条命,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国看到爷爷奶奶,说完呜呜呜就哭了起来……阿言听完内心也是不平静,话说人心都是肉长的,而且小文的家庭情况,跟阿言极其相似,阿言从很小没有父亲,母亲一个人把他带大,后来母亲生病去世,他也跟着爷爷奶奶,就是因为从小没有父爱,导致性格偏激,爱跟人打架,开始混社会认识了贵哥,就跟着来到了西港,这个女孩小文,阿言是了解的,他之前也多次关注到这个女孩子,她跟另外那些不一样,她很安静,即使做了这种所谓“卖淫女”,毕竟是被强制的,也绝非自愿的,她也没有像那些女孩那样,已经习惯了轻浮,她还保留着学生那种清纯,而那些女孩虽然也未成年,但是国内时候就已经开始在KTV从事坐台卖淫等工作了,早就对“性”不再陌生。

有的女孩来以前也大概知道自己过来做什么,就是卖淫,只是没有想到来西港后,根本没有自由,被控制的非常严格,而且钱也不是之前想的那样,大头都归公司,自己可能就拿个零花钱而已,这样的女孩子同样未成年,但是下海适应能力就非常快,甚至没事时候对小弟们也开始了打情骂俏,因为很多小弟们都和她们发生过性关系,更没有陌生感,有的人还老公媳妇的瞎逗弄,但是小文没有这样过,还是和刚来时候一样,毕竟年纪小,肯定不敢抗拒老大的命令,只能默默承受着耻辱和委屈。

我一听,明白了,这阿言是对小文这姑娘有同情和好感,但是我也不确定,我问他,你既然这么同情她可怜她,那想过要帮助她吗?“帮助?”“我能怎么帮助?老大打她我帮她啊?那老大非打死我不可的!我说你们这里像她这样不甘堕落的有几个啊?“有两三个吧”,还有一个和小文一起来的,她同学,这俩女孩真可怜。”

“如果有机会能够帮助这几个妹子,你愿意吗?”我这样试探一下阿言,看他反应如何。

“只要老大不杀了我的情况下,我倒是愿意帮助,因为我看小文太可怜了,实在于心不忍。”

我心里有数了,“放心吧,弟弟,不会坑害你的,我也是听你说她们怪可怜的,看看能不能给点帮助。”

“但是龙哥,女孩们都是阿伟弄过来的,属于他团队的人,平时都是他盯着管理的,有他亲自盯着就不好下手,”

“那怎么办,还有别的方法吗?”

“不过最近他沉迷赌博了,输了快200万了,估计已经输红眼了,团队都我们帮管着呢,这两天赌的昏天黑地的,我都很少看到影子。”

“好,那你就关注他,看他只要去赌场,你就给我信息,剩下事情我来安排,我们随时再沟通调整”。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就开始实施第一步计划,收集这种水路来的未成年该如何回国,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流程,因为以前没接触过这种水路来的未成年,确实不懂回国流程,中国人在国内都是用身份证的,但是出国都是用护照的,偷渡来的啥证件都没有的,也没有出国的纪录,一般回国途径就两种,一:再选择来时候的方式水路回国,二:联系大使馆求助,同时国内老家亲人给报警,以拐卖的形式报案,由国内警方确认被害人真实信息,再通知驻柬大使馆,到大使馆提交申请表,大使馆给出证明,人要送到柬埔寨金边移民局,正常关上两周,再安排遣送回国,回国以后再接受警方调查和处理。

打探明白了以后,我仔细分析一下,还是第一条路比较简单,怎么来的,怎么回去,这样最省时省事,虽然不安全,但是也是最快最佳的回国途径。第二个途径,走正规太耗费时间,如果时间过长,风险就更高,因为在柬埔寨这种国家,任何事情都会随时发生改变,很多案件颠覆你的三观,比如光天化日大街上车一停,下来几个人抓住往车里一抬,就可以把人绑架走,这边只要有足够的美金,就没有不敢干的事。

不多研究了,打定主意,我赶紧让朋友帮忙联系了蛇头。被告知回国水路的走法,先西港到金边,金边到上丁,跨柬越老边境到达老挝四千美岛,再途径巴色,万象,从磨丁口岸附近进入国内云南这么一条路线,蛇头保障这条线路的安全,费用是1.5万一人,因为有朋友拖底,走时可以给一半,人安全入境再给另外一半。

我这边悄悄的把这些讯息都掌握好以后,就准备开始实施我的计划,这段期间跟阿言走动的很多,也不断的灌输着这种思想,他也逐渐接受了我的观点,毕竟这么多人,我们不可能都帮得上,但是能够帮一个我们就帮一个,对得起良心就好,其实我挺想阿言跟着一起走的,但是他说他不走,他还要继续留下来,因为老家有个案子,聚众斗殴,不想回去就坐牢。

打定主意后,我们开始按照计划进行,因为他们一次出来三个人,一般送两个女孩做服务,我去了几家合作酒店,打探好酒店地形以后,找到一家后门离公路最近的酒店,我让公司小老弟拿微信小号提前进了阿言他们的业务推广群,潜伏了几天以后,直到阿言打开信息,说阿伟去赌场了,机会来了,才开始在群里要服务,谈好价格定好地方以后,阿言安排小文和另一个女孩子上门服务。

根据提前制定好的周密计划,阿言让人带着俩女孩来酒店,三个小伙子带着两个女孩就来到了约定好的酒店,两个女孩子敲开门,进了约好的房间里,因为阿言已经提前跟小文沟通好了,告知她安排人救她回国,一切让她听从客户的安排就好了,所以一进入房间,我公司的小航就把提前准备好的衣服都拿出来,让她们赶紧换上,换好以后戴上帽子和墨镜,小航把我事先电脑打印的一张纸放在床上,纸上面电脑打的“准备好赎金200万,等我联系你”,快速弄完一切,就从后门走了出来,我们的车就停在后面接应。就这样,小航开车拉着小文和她同学直接到了3号4号路交口,按照约定在那里跟蛇头会合,微信直接给蛇头转了2万元,两个女孩直接换上了蛇头的埃尔法,一脚油门沿着4号公路,奔着金边方向开去。
看到小航微信发来的OK,我这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而此刻,我正在和阿言一起,在他们公司里喝酒呢。

不到两个小时,阿言电话响起来了,派出去的小弟说人没有了,阿言告诉赶紧回来,气急败坏的三个小兄弟回来,把派送过程讲了一遍,再打开客户微信,早已被拉黑了。彻底失联了,阿言假装不知情,电话给老大打过去,“老大,出事了,咱们两个女孩让客人给绑走了,现在找不到人了”

“啥?女孩让客人给绑走了?我去她妈的,是哪个客人?活腻歪了是吧?人在哪,把人集合了,我马上回去。”

没一会,贵哥俩眼发直回到住所,了解一下情况,看着留下的那张要赎金等消息的电脑打印字,对着三个小弟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揍,三个小弟被打够呛,理亏啊,也不敢说啥,出去时候好好的,带着俩女孩,现在人丢了,找不着了,心里肯定也害怕。

我一看这情景,赶紧劝贵哥,先别着急也别生气,“客人绑走姑娘,无非两个目的,第一,跟你要钱赎人,第二,卖到别的会所了,你只需要等绑匪电话,或者明天开始转悠转悠别的会所,看看能不能找到这两个女孩。”

贵哥溜冰没下听呢,俩眼直勾勾想了会,最近西港绑匪确实很猖獗,夜场很多女孩都被客人绑架走了,而且都花了不少钱,有个小姐被綁当时花了一百多万人民币,被关了二十多天,家里陆续给钱,人都没有被放出来。最后也杳无音信了,关于这些绑架事件,贵哥也是知道的,所以我的计划里,才会选择模仿绑匪的方式,救走女孩,作出被绑架的表现。

看来这招还真的用对了,避免了很多麻烦,贵哥听完我的话,想了想,越想越生气,人到了绑匪手里了,要一百多万一个人赎金,贵哥绝对不会赎人的,他认为不值得,所以听完也就没有再能找回的念想了,手机拿出来给阿伟打电话,结果无法接通,贵哥气的就骂,阿伟这个大傻逼,光他妈知道赌,现在女孩都被绑了,他也特么失联了,骂完回身给那三个小弟一人又一个大嘴巴子,干啥啥不行,扯犊子第一名,滚,明天开始,轮班挨个会所给我找去,找不到人,我给你们灌上水泥装汽油桶沉海里去…说完,司机开车又去了嗨场。

看着贵哥走了,我攒着拳头的手才松开,刚刚的紧张导致手心全是汗,再看看阿言,也是脑门儿汗珠子滚滚啊,真不容易,内心刚才也是怕出一点破绽啊。

接下来几天里,我因为心虚,没敢过去贵哥那里,大概一周后,蛇头发来信息,附带着两个女孩在云南的照片合影,我明白这是平安入境了,转过去尾款,道声感谢,真心实意的感谢,说实话,到这一刻,我终于安心了,算是彻底踏实了,对于之前的负罪感也没有了。

我就这点能力,能帮这两个女孩,我也算尽力了,至于其他那些女孩,我也真的是无能为力,毕竟本人能力有限,这三万就当我给自己内心赎罪,我个人给出了这份钱,无所谓了。

我又联系阿言,发信息约他海边喝酒,我心里也还是有点七上八下,他这几天不会露出破绽吧?到了地方看到他笑呵呵喊着龙哥,我知道这事稳了。见面我就给他看了微信里的照片,他也很高兴,嘴里嘟囔着这几天还担心呢,万一半路蛇头给小文和那丫头再卖给别地方,那可坏事了,知道她们平安回国就好,等我以后能回国了,小文让我去她老家找她,她家电话和详细地址都给我了,我笑他,傻小子,想那么多干啥呢?就当做了一件好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自己游走于灰色地带,就当给自己赎罪了,多积点德,等你回国,你这种情况,还不知道猴年马月驴日子勒,说到这我们都笑了,举起杯干掉一整杯吴哥。

这件事以后,我基本不再去贵哥那边,了解他们的行为之后,,内心里还是挺抵触他们,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即使挣钱了,内心一辈子也不会安宁,早晚要遭到报应的。

阿言休息的时候时常会约我海边喝酒,经过这件事,他心里也认我这个人,依旧还是给我讲他们公司发生的种种事情,说那些俄罗斯女孩,如何如何了,有两个回国了,老大给了护照,但是临走一个人就给了几千美金,都不够女孩上十天班赚的多,又不断有新的老毛子被骗到西港,周而复始重复着从被毒打到适应的过程,那几个中国未成年,有两个被老大给卖了。

我说,“为何会被卖了呢,女孩不是他挣钱的饭碗吗?他怎么还舍得把饭碗给卖了呢”?
“哎,你不知道,那两个女孩出事了,中标了。”
“中标了是啥意思?是怀孕了吗?”

“哎,不是怀孕了,是得了好几种性病和妇科病,别提了,还挺严重的,这么说吧,看完以后,我再也没碰过我们公司任何女孩,公司奖励的包女政策,我自己就给戒掉了,你知道吗,这俩女孩一脱裤衩子,卧槽了,尼玛那股海蛎子味儿记忆犹新啊,差点没给我熏晕倒了,一点不开玩笑,离着三五米我都感觉到辣眼睛,一下子让我对女人的欲望直接干没了,你说这样的哪个客人会要呢?这种情况问过医生了,治疗周期很长,治疗期间不能接客,老大一看,去他娘的,这留着还有啥用?还得搭钱治病,正好这时候老大一个朋友让老大帮找点女孩资源,老大一想,直接忽悠他朋友,人民币10万块钱一个人,两个20万,卖到金三角去了,那边网投园区会所急缺,所以愿意花20万买两个过去,但是买过去就倒霉了,还得先给治病,不治好也没法接客了,这俩姑娘一辈子算毁了,十六七岁得了好几种性病,而且发病中还不停接客,导致病情更加严重,估计以后这辈子生孩子是别想了,肯定不孕不育。”

“尼玛,这特么也太残忍了,尼玛的,你们公司不规定必须戴套接客吗?这么简单的道理干这个的不知道?这岂不是太他妈的伤天害理了”。

“公司当然有规定做防护的,当然不是被正常接客给搞中标的,还不都是二哥搞出来的,你跟二哥不熟悉,不了解他,他跟老大不一样,他不像老大那么喜欢吸毒,老大属于直脾气,一根筋那种,你看过他俄国女友吧,比他小二十多岁,那让老大给打的服的,好几次差点给打死,硬是给打服,老毛子多爱装逼?你看这一堆老毛子,哪个不怕老大,硬生生就是靠拳头给老毛子各个都给打服了,见他吸毒后,就跟见到阎王爷似的,不说话看到他,老毛子都哆嗦,真是怕,但是二哥就不一样的,脑子很好,反应很快,每天跟西港本地人混一起,警察局,宪兵队,法院啥的,搞的很熟悉,要不然他这边咋经常去警局捞人呢?捞一个三万美刀,他和警察一人一半,这段时间绑匪多,二哥可没少捞人,光某某帮的,他就捞出来好几批了。”“去他妈的,提起那些绑匪我就生气,一帮人渣,这个二哥捞绑匪,更他妈不是个好东西,典型的狼狈为奸,一丘之貉,我之前就知道很多中国人跟本地人搞关系,然后高价捞中国人,原来这个二哥也是干这个的,真特么让人不齿,他会柬埔寨话?”

“当然不会了,二哥来这边以后,特意找了个本地翻译,还是某位本地领导的外甥,所以这个翻译给他出了很多力,帮他介绍不少领导,二哥一脸和气,也很会为人办事,也给了翻译很多好处,天天拉着这帮领导吃喝玩乐,都是翻译帮他搞关系,毕竟他做这个行业,也需要拜码头的,定期也要美金上供。”

“哦哦,原来如此啊,那跟女孩又有啥关系了呢?”

“他经常带着这俩未成年出去陪着招待,柬埔寨人不管这些的,直接给女孩灌倒,抬到房间床上一扔,裙子裤衩子一扒光,轮班就干,这帮逼反正也喝懵逼了,哪管三七二十一,这个戴套,那个喜欢喜欢肉搏,整的乱七八糟的。反正也不花钱,二哥招待,这帮人就可劲弄呗,想咋搞咋搞,想咋玩咋玩,只要他们开心就好了,只可惜把两个未成年给嚯嚯了。”

“卧槽他大爷的,这帮逼真不是人,把人家女孩一辈子都给毁了,以后还咋嫁人”

“哎,这可不一定哦,咱们这是知道的,你看这俩女孩,下体都被干烂了,好几种性病妇科病的,可能终身不育了,但是治疗治疗,回国照样有人排队约炮,为啥?知道不?因为他们不知道发生过什么,这女孩还懂风情,国内老实人,照样也得花几十万娶她们,你还别不信,就这样了,回国还装逼,装纯装好人,你问她们来西港干啥工作,肯定给你一顿瞎掰,告诉你做什么生意啊,什么卖服装,搞美容,只是这娶了的老实人,做梦也想不到娶了个活宝,可能戴了尼玛一万顶绿油油的帽子,剩下的女孩大部分都适应了,已经习惯了西港这种黄赌毒的糜烂生活,甚至不愿意回国了。”

“啥?还有不愿意回国的?是不是疯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你看现在西港每天飞来多少女孩?知道为啥这么多年轻女孩愿意来吗?西港哪有酒场,全特么嗨场,就是这帮女孩本身爱吸毒,国内太严,所以愿意来西港干夜场,免费嗨还能挣美金。现在剩下的很多女孩,更加放纵自我了,因为她们都这样了,所以公司管控反而松了,这种就是你让她走,她都不走了,没事大家一起去嗨场,赌场,酒吧,剩下的未成年还成了公司骨干了呢,骗来老家一帮女同学,来了以后各种洗脑,各种引领,很快就都上道了,你看现在都纹身满背,开始崇尚性开放,暴力,黄赌毒,这也给公司带来了更高的利益,已经是非常完善的一套色情产业链了。”

哎,这也许就是人生吧,有的人出淤泥而不染 ,濯清涟而不妖,有的人因为生活环境而迅速改变成贱骨头,就是你想拉一把的时候,都找不到手在哪里,我甚至又想到了六哥在深圳机场遇到那个00后女孩,“你去西港干啥去”“卖淫”,“干啥去?”“卖B,卖B,卖B懂了不?”,哎,最终原罪的制造者就是那些不负责任的父母,生下来不去教育孩子正确的三观,不给引导正确的人生路,不给良好的教育,不够关爱,不够保护,导致亲手养的花朵被万人摧残,过早凋零……养女孩的父母多多关爱女儿吧,这篇文章希望能够警醒那些对女儿缺失关爱的父母,你可以当这是一个故事,但是我告诉你这是真实的,也别跟我说你没有看到过这么黑暗,那只能说你很幸运,不过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上演着真实而你没有接触过的事情,不要拿国内的稳定的治安来衡量东南亚,因为这里的黑暗会震惊掉你的下巴…

经过了上一篇章的故事,我以为我和贵哥、二哥等人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本身不是一路人,内心很抵触,更不想接触他们这种人。但是没有想到,西港太小了,山跟山永远撞不到一块儿,但是人跟人总会遇到……

话说很简单的一场小事,那天开车出门办事,被警察拦截,没有驾照,直接被要100美刀,小航脾气倔,不想给那么多,结果直接被薅了下来,警察上车就要把车开到警局,在西港的国人都知道,这帮警察之前拦车5-10美金就可以搞定,直到中国网络大军进驻西港以后,高调张扬,嚣张跋扈,出手大方,直接把警察惯成了100美刀起步了,车开到警局扣下再去200-300起步。

人都说前人种树,后人乘凉,这帮网络大军可他妈坑死后来做正行的同胞了,给西港警察起了坏头,认为中国人在西港没好人,都是搞诈骗,搞黄赌毒,都有钱,都是肥猪,见一个宰一个。

争执半天,眼看往警局方向开,赶紧“stop”,我掏100刀,警察立刻笑脸相迎,小航也得瑟,掏出手机就给录下来了,我说赶紧走吧,有啥用,朋友圈管用警察就不贪污了,更何况这帮柬埔寨人都习惯了,小航一时气愤,直接发个朋友圈小视频,“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被狗咬了,妈的,100美金喂狗了”。

晚上公司正喝着酒呢,直接来了几个警察,带队的自报家门,我们是西港警局的,我是华人黎探长,门口那车是你们的吧?

“是啊,怎么了,警官。”
“这个车中午在双狮转盘是谁开的?”
“我开的啊。”小航直接走了过来。
“有人举报你车里私藏枪支,我们要检查一下。”
“啥?举报我车里有枪?哪个举报的?我车啥都没有啊?”小航赶紧辩解。
“你出来,把车打开,我们要检查一下。”
“那好吧,看吧,反正啥也没有。”

一堆人走出去,小航打开车门,几个警察上车里开始搜查,突然一个小警察拿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是白色粉末,我和小航面面相觑,都不晓得这是什么东西。

只见黎警官一个眼色,两个警察立刻给小航带上了手铐。

“我们现在查到了毒品,怀疑你是贩毒集团,现在要拘捕你。”

黎警官这番话可给我们吓了一跳,这东西明明就不是我们的,这车里不可能有毒品,我和小航天天都在一起,我们两个人没人碰这东西,这肯定就是栽赃嫁祸。

黎警官不听任何辩解,几个警察直接押着小航上警车,一脚油门开往了警局。

我赶紧打电话给表哥,把情况都跟着说了一下,表哥听完,赶紧联系了商会领导,因为表哥平时跟商会走的近,跟会长关系都很好,所以委托会长给问问情况。
这一夜我都睡不着,反反复复思考着问题出在哪里?把身边的朋友都缕了几遍,都不可能干栽赃嫁祸这种事,西港这种地方,咱们做正行生意的,不是混社会的,为人处事都低调,看不上的人宁可不接触,也不愿意得罪,毕竟这里鱼龙混杂,国内各路逃犯也云集西港,得罪人不晓得被哪路大神给做掉了,这种事情一点也不稀奇,西港每个月都得死几个,有时候两三天就一场枪击案,破案率就不用说了,几乎为零,也不是警察没有一点能力破案,只是警察都忙着搞中国人钱呢,哪有时间去破案,不可能为这事耽误自己产量的。

转天早起我开车就来到警局,带来一些吃喝,带了几条烟,一路见到警察就给几包,然后拿了100美刀,让翻译帮沟通,把食物和剩下的烟给小航带进去,来这里办事就是规矩,送吃喝得给钱,这点好,给钱肯定笑脸相迎给你办事,那种感觉就好比狗跟你汪汪,扔个包子过去,立刻跟你摇尾巴。直到下午商会给表哥回话,这个非常棘手,不好办,现在认罪书都签完了,罪名很大,非法持枪,涉险绑架,贩卖毒品,我一听,脑袋当时就炸了,去他妈的,这都哪跟哪啊?讲故事呢?哪来的枪?綁谁了?毒品都是被栽赃嫁祸的,这特么还认罪了?这肯定被人往死里搞呗,那咋办啊?

表哥,老表也听得脑壳疼,他是了解我和小航的,说贩毒,绝不可能,我们不会粘毒品,被陷害是百分百了,但是被谁陷害的,又怎么给搞成非法持枪,涉险绑架,我们都是一脸懵逼,老表目前也只能等着会长进一步打探的消息,小航这一段一直跟着我,我也拿他当亲弟一样看待,所以更是着急上火,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

突然间,我想起了阿言跟我提过,说二哥跟警局关系到位,搞着专门捞人的营生,虽然我对他们的所作所为很不耻,那事以后我都没去贵哥那,可是阿言我们时常一起喝酒,关系杠杠滴,即便有99个,不愿意接触二哥的理由,可是现在兄弟有难,而且还是这种大难,就这一个理由,我也想试试。

所谓病急乱投医吧,我给阿言打去电话,把详细情况都告知了他,因为我们经常聚也都带小航,所以他们两个也玩的很好,一听也很着急,“等我信啊龙哥,我现在爬起来就去二哥那问问”。

没多久,电话就给我回过来了,“我见到二哥跟他说了,他说能办,别说什么贩毒,涉枪,绑架,就是杀人放火,照样能给办出来,这点事不叫事,让你过来别墅这,见面谈下。”

听到这,我心里立刻有了希望,我说等我会,我跟表哥说下。然后我又问,“是贵哥那边还是中国城那边?”
“中国城。”
“哦了,我知道了,一会联系。”
挂了电话,我打给表哥,说下情况,老表赞同,因为也都是捞人心切,小航是表嫂家那边的亲戚,跟着表哥来这里,出事必须要管的,不管如何跟嫂子那边娘家人交代。说完我就出发了,因为房子都是我给租的,所以那地方我轻车熟路…

我跟二哥见过几次,但是从来都没过多聊过天,更没有一起喝过酒,只是他刚开的时候我接待过他,所以也不算熟悉,到了门口我就车里等着阿言,没一会他就到了,带着我一起进去了。
这是一栋五层楼,独门独院,院子很大,房东也是西港宪兵司令部的一个领导,很有钱,装修也是非常的豪华,当时我带贵哥来第一次,他一眼就相中了,租下来以后我就没来过这边。
刚一进院,就看到院子里一堆空的铁笼子,“二哥这是养狗?”“养啥狗啊?哥,这是关人的”“卧槽,关谁啊?”“谁不听话就关谁呗!”
进屋厅里刚落座,小弟就给我们倒茶,说二哥楼上办点事,一会下来,你们先等会哈,说完去院里守护去了,我和阿言品着茶,我张望着整个大厅,跟以前一样,没啥变化,就是上二楼的地方装了一道很厚的铁门,类似国内看守所那种大铁门。

“看来二哥搞不少钱,是不是都放楼上了,安这个大铁门怕被打劫,哈哈”
“不是的,上面四层,都住人呢,地下室也有个铁门,也住人呢!”
“那这现在住多少人呢?”
“可不少,大几十人有的,楼上四层,二哥自己住最顶楼,女孩住三楼,小弟住二楼。”
“那谁还住地下室呢?”
“地下室都是关着的人,二哥还搞了赌场放码的业务,还不上钱的都带回来关地下室了。”
提到这个我气的肝都颤,我在0号赌场被扣押过,亲身经历过那种残暴,我跟阿言也提过,他看我又想起了那段,就安慰我,“龙哥,你那时候还是挺幸运的,没太遭罪,你都不知道,现在这边的人,更狠,我带你下去看看?”
“能下去?”
“能啊,他们跟我熟悉。”说完,拉着我顺着台阶就下了地下室,以前我来过,这个地下室很大,空间至少300多平呢,到下面果真一道大铁门,门边一个连铺大床,上躺着三个人正睡觉,因为我们来的早,10点多,对于西港夜生活的人来说,基本都睡觉呢。
阿言敲了几下铁门,一个兄弟立刻坐起来了,“言哥,你怎么来了?”
“没事啊,我和龙哥来找二哥谈点事,他还没起来呢,我俩等着没事干,下来看看你。”
那快进来吧!说完起身开门。我俩进来了,整个地下室之前都是空的,现在已被隔成了好几个隔断,往里看过去还有一道铁门,妈的,咋看都跟国内看守所布局一样,这真特么是关人的地方。
“里面能进吗?”我问。
“老八,去给开门吧,让他进去看看,龙哥没来过,想参观参观。”
小弟跟阿言一看就很熟悉,看来他也经常跑下来,所以他一说话,这个叫老八的小弟走过去,打开了第二道铁门,然后阿言递给他一根烟,俩人边吸边聊。
我迈进了铁门里,就看到一个隔断分两边,一边全是地铺,二十多人带着铐子躺着睡觉呢,另一边是五个铁笼子,里面装着5个人,三女两男,因为人在笼子里弯曲坐着,根本睡不了踏实觉。
看到我进来,醒着的人惊恐的看着我,估计以为我也是看守的人了,我问看着我的一个哥们,“喂,你欠多钱没给啊?”
“五十多万。”那人怯怯的说。
我说,我不是扣押你们的人,我来办事,顺便下来看看。
听到这,这哥们抬起头,突然往前两步,扑倒在我跟前,“大哥,救救我,你可不可以帮我报警啊?求求你救救我吧!”说完,他开始嚎哭起来。
我才注意到他的脸,看着三十来岁的样子,满脸青一块紫一块,两个腮帮子肿起来很鼓,好像猪头三一样,简直惨不忍睹。
我真的没有勇气告诉他,在西港这个地方,警匪是一家的,报警根本没有用。这个男人继续嚎哭着,“大哥,我进来8天了,每天都挨打,一天不还清,2天就拔掉我一颗牙,现在上面四颗牙已经被他们给拔掉了...呜呜呜”,说完,他张开嘴让我看。我一看,真的惊呆了我的下巴,怪不得他的脸肿起来这么高,一说是被打的原因,还有就是拔牙被细菌感染导致发炎肿胀。
男人继续说,“你看我的手指头,指甲也都被那钳子拔下去了。”说完伸出双手让我看,整个手指头血肉模糊,有的指头还在渗着鲜血,简直惨不忍睹!
我能怎么办呢,我说,“我也经历过赌博带来的痛苦,一切都是赌博惹的祸,哎...”
那男人说,“我没赌博!”
“没赌博怎么欠的帐?”
“哎,我酒吧认识个女孩,加了微信,没几天就约出来一起喝酒,给我下药了,等我醒了,躺床上,这女孩起来要报警告我强奸,又来帮人,要求私了,逼迫我签字写下欠条,然后我就在这里了。”
“你这是被仙人跳了嘛?”
“我连那女孩都没碰,抓我时候衣服都是穿好好的,就是绑架,签了100万,现在家里给转过来50万了,还差50万,我求求你救救我吧大哥,我真的不想死。”
“他们求财,不会弄死你的。”
“怎么不会,三天前,我旁边笼子不是这个人,这个昨天刚关进来,之前那个奄奄一息了就被抬走了,我问看守,他说死了,给扔海里了。”
卧槽,这话吓我一跳,还真给弄死了?
“他们说了,后天第10天,如果再不还钱,就要挑断我的手筋和脚筋,再把我的器官卖到泰国来偿还欠帐,我相信他们说的出做的到,你快救救我吧大哥!”
看着他那绝望的感觉,我心里难受要死,这是活生生的一个人,现在竟然被折磨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但是我真的帮不到他什么,我自己兄弟还被陷害,栽赃嫁祸成毒贩关在西港监狱呢,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兄弟你告诉我家人电话,我把实际情况告知你家人,让他们尽快筹钱或者想别的办法帮你吧,我也只能做这些,其他的我真的没有那能力。”说完,我记下来了他告诉我的号码,赶紧走了出去,内心深处极度压抑。
老八看我出来,说,龙哥,咋了,被感动了?哈哈~~
我连忙说,没,没有兄弟!
跟老八打完招呼,我和阿言就上楼等着二哥了。
我心里一万只草泥马飘过,西港这鸡巴地方,简直就是恶人的天堂,很多国内没有来过的,脑海里都想象不出来这里到底乱成什么样,我给举个例子吧……曾经的香港有多黑暗?居民楼发生火灾,消防车收不到钱都不给放水,被偷钱要报警,得先给钱,才能接警,这就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香港,贪污腐败横行,黑帮极为猖獗,黑暗更是蔓延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没有人能独善其身,难道警察都不管了吗?事实就是不仅不管,当时的香港警队反而是贪污最严重的部门,黑白两道互相勾结,鱼肉百姓,疯狂捞钱,这些真实的黑暗事件,我们通过香港电影都有所了解,可以说放眼全中国,再也找不到60年代香港那么黑暗的城市了。但是你来到西港,就好比穿越到了60年前的香港,此刻的西港只能说比60年前的香港更加黑暗……

和阿言坐着喝茶,悄声闲聊,“怎么了,龙哥,你看下面是不是更惨?”

“有的人也不是赌博出码的啊?这不就是搞仙人跳嫁祸吗?”

“我就知道他们赌场业务,干放码的,具体操作也不太清楚,很少参与他们这边的事情,平时都是缺女孩的时候,来这边接几个去我那边,有时候跟这边几个兄弟接触时候,偶尔会谈起来他们这边的事儿”。

“二哥的门路那么广,还需要干这种事儿?”

“哎呀,龙哥,哪个还嫌钱烫手?你看看现在西港,太多人搞放码绑架了,你上次遇到某某帮,老大吴某彪,每个月都上千万美金,要不然拿啥养着三四百人的团队呢,二哥这边也是经常给他们捞人,捞多了也懂了,慢慢一了解情况,这玩意比什么来钱都快啊,说实话,干网赌诈骗杀猪盘还需要先培养感情,再慢慢杀猪,干这个多快啊,随便搞一个几十万入账,碰到大户一个就几百万,抢钱都没这个来的快。”

我刚要说什么,就听铁门“咣当”一声就被推开了,我还以为二哥下来了,结果下来三个人,两男一女,男的都三十来岁,女的二十多岁,双手被扣着。

“伟哥,起床了?”

“呦,言弟来了?找二哥?他起来了,一会就下了。”

我仔细打量着和阿言对话这个“伟哥”,长得挺清秀,五官很立体,感觉挺帅气的,就是眼神中透露出凶狠,就见被扣着的女孩噗通跪下了。

“我知道错了,我求求你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我真的不想死,我不去下面。”说完脑袋“咣,咣,咣”不停的磕头,眼看脑门儿都磕破皮了,血印都渗了出来,还不停歇,一直磕。

“别跟我整没用的,现在想起来这样,晚了。”说完另一个直接就给女孩薅起来了,就要往地下室拽,这女孩直接恐惧到躺在地上,挣扎着不下去,伟哥上去薅住头发,一把给女孩拖着地拉到了地下室口,另一个直接抬起腿,就给送了下去。

就听女孩边下去,边撕心裂肺的惨叫,听得让人心里莫名的揪心,那种绝望的尖叫,好比即将踏入地狱之门的感觉,“这伟哥哪个?这是什么情况?”我小声问阿言。

“就是之前在我那边的阿伟,你记得不?上次那俩女孩的事,加上他赌场输了快三百万,被贵哥狠狠收拾一顿,正好二哥这边搞赌场放码新业务,就给他调到这边跟二哥了,因为他之前在缅北呆过,对缅北的套路摸的很透,在那边也是老本行,缅北老街赌场里放码,带女孩卖淫,他们在那边时候收拾人就往死里弄,对人的性格,心理恐惧程度分析的很到位,现在跟二哥后,他把缅北那套路都用上了,轻车熟路,最主要一点,你看他长得挺帅挺清秀的,看着形象挺面善的,所以网络上骗过来很多未成年,别看快手,抖音上发作品,阳光帅气,正能量的,实际心理阴暗,心狠手辣,算个狠人。“

“那这女孩咋回事?咋吓成这个样子?”

“阿伟这逼狠,折磨人的方式你都想不到,甚至你可能都没有听说过,都是缅北那时候学的,这小子对付女的有套业务手段,叫“闯三关”,对不听话的女孩,和放码不还钱的女的,他都让下面人用“闯三关”刑罚。
“啥叫闯三关?”

“第一关,拔毛,头发,阴毛,小弟拿镊子一撮一撮薅下来,直接给薅秃,这种不仅是疼,羞辱感更强,薅完以后有的地方都渗血印,哪个女的不爱美,给薅成秃子,薅完给下体和薅秃的脑袋上涂抹最辣那种辣椒,卧槽,这感觉你想吧,自行补脑一下,疼痛感,屈辱感得啥样?第二关,拿钳子夹住手指甲薅指甲,手指甲脚指甲,全部都给薅下来,你想啊,十指连心,一个一个薅下来,钳子夹住,生拉硬拽,直接把手指甲从手指上面硬拽下来,这得多疼?带着血直接给泡盐水,这种情况一般男的都受不了,你说女的能都受不了吗?基本都是哭爹喊娘的,第二关再不给钱,直接第三关就更狠了,对于收拾女人来说,龙哥你说女人什么时候疼痛感到顶级?”

“肯定是生孩子时候呗,这谁不知道?”

“对啊,我以前就不知道呗,我没关注研究过,后来听他们讲阿伟干的这些事,我才知道,这逼是真的什么损招都能想出来。”

“让女的生孩子?卧槽,这不得10个月以后了嘛。现场生也不赶趟儿啊?”

“这个你还真不懂了,要不然我咋说正常人都想不到呢,这逼,冰柜里冻一大堆碗口粗的冰柱子,装到塑料袋,直接捅到受罚女人下体里,那疼才叫撕心裂肺了,捅进去不管了,不给拿出来,任由冰柱慢慢的化开,只要给钱,立刻给塑料袋一拽冰柱就出来了,不给钱,就这么耗着,据说,疼痛感达到次顶级,虽然达不到生孩子那么疼,可是也疼的够呛了,因为是冰柱嘛,冰冷啊,寒气能直接导致女人子宫受损,严重的能导致终身不育,而且这种也有大出血丧命的风险。”

“我听得倒吸一口凉气,这还是人干的事吗?这特么连畜牲都不如,简直丧尽天良,我去他妈的,这逼这不是人啊?这么损的招都能想到?”

“小声点龙哥,是呢,他就这么干,你想啊,很多欠赌债的女孩,本身就是卖淫的小姐,嗨场的溜冰妹,天天被搞,整几个男人轮奸她,她都没有羞耻感了,感觉无所谓,之前也是卖B的,啥场面没见过?溜冰嗨妹同时群P都习以为常,对于这种下三滥的卖淫女,正常情况下,普通折磨已经不怕了,如何折磨她,她才心理恐惧,真正接受不了,就阿伟这种对付她们以后,百试百灵,精神崩溃,肉体折磨双重打击,基本都把钱给逼出来了。有的女人经历完都成精神病了,几个月都不敢上街,不敢说话,不过我还是看不惯的,这种事情做的太做损了,小心以后生孩子没屁眼儿。”

卧槽,我才反应过来,怪不得刚才那女孩叫的撕心裂肺讷,因为她本身就是阿伟下面的女孩,因为犯了错,知道阿伟的手段,才会感觉恐怖至极,所以真的要吓死掉了……

脑子里正想着刚刚凄惨的画面呢,就看二哥下来了,看到我,立刻笑呵呵的,随手掏两只中华递过来,然后开门见山,“阿言来找我了,说你亲戚出点事情,想要捞一下是吗?”

既然二哥问了,我就一五一十把情况都说了一遍。

“这个事情不难办,西港这个地方么,只要有关系,有美金,一切都好谈。”

“二哥,像我弟弟这种情况,被陷害的,如果捞出来需要花多少钱呢?”

“是这样的,小龙,咱们都是哥们兄弟,我们刚来时候也没少麻烦你,你呢,对我们也很讲义气,很靠谱,既然咱们这种关系,我也不跟你多废话,实打实跟你说就完了,西港这边办事情,讲究的是规矩,什么规矩呢,就是什么罪名,什么价格,都是明码标价的,我呢,一会去趟警局,把这个事情给落实一下,你们回去先准备出10万美金,然后等我消息就行了,只要我出面,人我今晚就能给你放出来,这点你放心,二哥这不是大话。”

“二哥,您的能力和实力我肯定是相信的,但是现在有这么两个情况哈,是这样,里面兄弟么是我老表亲戚,老表想知道他被陷害的原因,什么人因为什么陷害他,是因为他得罪人了,还是公司得罪人了,是针对他还是针**司,这些是老表想要知道的,希望二哥别嫌啰嗦,多多帮忙问下细节。第二呢,目前公司在西港几个项目资金缺口都不小,正常来说10万真的不多,但是也有些吃力,您看能帮忙说说,价格可以降下来一点吗?大概就是这意思,还请二哥费心了,多多帮忙,我听说二哥现在西港混的也算大佬级别,风生水起,您这实力办这点事,肯定手到擒来,一点问题没有,我特别相信您。”

二哥又燃起一根华子,说,“肯定不叫事的,兄弟,晚上我让阿言回复你消息,你等信就行了。”

相互寒暄片刻,我起身告别,阿言跟我一起走了,他要回贵哥那里,我回来路上,脑海里飘着地下室那哥们的惨状,最晚后天,可能更惨。
我赶紧拨通0086+国内电话,电话接通后,“你好,你是XX的家人吗?他现在柬埔寨这边出事了……”

卧槽,我话还没说完,电话立刻给挂了,这特么什么情况?掉线了?还是挂断了?我再拨,“喂,你好,你是?”

“你是骗子吧?你想要干啥?”

我恍然大悟,国内宣传反诈骗,我这电话号码境外的,人家肯定不信啊,以为我是骗子也人之常情,但是人命关天的,总不能因为麻烦一点,被怀疑骗子,就不解释,不管了吧,想到这,我赶紧让对方记下我身份证号码,然后明确我不是骗子,我会对我说的话负法律责任,如果信可以到当地派出所让警察查我信息,但是一定要听完我说的话,我把这哥们现在遭遇到的危险告诉了他的家人,家人听完我解释和自曝身份,也信任了我说的话,也很着急,说可以把房子做民间抵押贷款,估计今明两天下款就给转账。

家人跟我也电话里哭泣,诉说这个哥们来西港的经历,也是被老乡忽悠的,说这边干什么都赚钱,都美金消费,开个沙县小吃一年可以赚六百万人民币,还说陕西一个卖凉皮的,大字不认得一个,来西港旅游,看到这边中国人还不少,就想搞个小凉皮店,结果很多中国人陆续过来,生意很火爆,大家都来问他转让不?他才知道现在来的人多了,都找房子要搞生意,他一口气租下来好多个店面和土地,然后再高价转租给找店面的中国人,你想啊,字都不认识的人,来到这边跟地主签合同都画圈,就这样的人,踩在了风口上,一年赚了几千万。

我也听过某大V老师抖音视频里这么讲过,确实很有诱惑力,这哥们来了以后,被老乡设计入股游戏厅,结果上来就赔进去百八十万,其实就是被喊他来合作的老乡给黑了,老乡就是二房东,租金上做扣,账目上做手脚,没办法,这个鬼地方,没有讨说法的地方,赔完以后也不甘心回国,想找找机会东山再起,结果酒吧消遣,又被人家仙人跳给绑架了,身上五十万都给转过去了,跟家人通话,开始家人以为他被老乡懵逼,又想投资,坚决不给拿钱,比他赶紧回国,所以他说被绑架,家人都以为他和老乡做扣,是假的,以至于家里没给想办法筹钱。

通过我的自我介绍,通过我实实在在的诉说真实情况,家人立刻就开始筹钱行动起来了,不出意外,后天这哥们应该能被放出来了,希望他能平安回国,一大家子人还等他回去呢,上有老下有小,可别让家人抹眼泪,揪心挂念了。

挂了电话,莫名感觉心酸,你说我们中国人国内生活的好好的,跑这来干啥呢?确实是挣钱比国内多点,但是危险和风险也同样高等级,不光要面对中国黑恶势力绑架敲诈,还要面对本地警方栽赃陷害,哎,正行普通中国人在西港真特么不容易……

未完待续...

相关阅读:
剃刀边缘——东南亚闯荡记(上)
剃刀边缘——东南亚闯荡记(中)
剃刀边缘——东南亚闯荡记(下)
菲律宾华人电报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