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968|回复: 0

另一种形式的中美之争?——菲律宾三大移动通讯公司之间的战争

[复制链接]

90

主题

90

帖子

55

菲华币

菲华卫士

Rank: 2

积分
90
发表于 2022-8-10 22: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另一种形式的中美之争?——菲律宾三大移动通讯公司之间的战争w6.jpg

菲律宾三大移动通讯运营商及它们的标志

进入正题之前小编先简单科普一下菲律宾移动通讯网络和固定宽带网络市场上的几位主要玩家以及它们的市场份额。

菲律宾移动通讯市场上2018年之前主要有两大玩家:环球电信(Globe Telecom, Inc.在菲华人称之为Globe)和灵动通讯(Smart Communications, Inc,以下简称Smart)。2018年11月,中国电信和老杜亲信黄书贤(Dennis Uy)合资的迪托电信(Dito TelecommunityCorporation,以下简称Dito)拿下了第三块移动通讯网络牌照。于是,之后的市场上就有了第三位玩家。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三大巨头的市场份额分别Globe54%、Smart45%、Dito1%。

日前Dito发布声明称,截至7月底该公司用户数已经突破1100万大关,Dito的目标是年底完成用户数突破1200万的目标。

但用户数和市场占有率并不是一回事。虽然,第二季度Dito的市占率应该超过了数据显示的1%;但是,增长的幅度应该不会太大。从这张大饼中分得的份额依然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另一种形式的中美之争?——菲律宾三大移动通讯公司之间的战争w7.jpg

2022年第一季度菲律宾三大移动通讯运营商的市场份额

菲律宾固定宽带网络市场一直以来只有一位玩家,即菲律宾长途电话公司(Philippine Long Distance Telephone Company)。这位神秘人物相信绝大多数小伙伴没有听说过,但是这家公司的简称PLDT,相信没有人不知道。2000年代,PLDT的市场垄断被打破了。Globe也被政府允许进入固定宽带市场,代价则是PLDT的全资子公司Smart获得了移动通讯牌照(是的,他俩其实是一家人)。除此之外,还有一位过江猛龙也进入市场。这就是这两年来风头最健的菲华富豪黄汉雄(Dennis Anthony Uy)、姚丽华(Maria Grace Yao-Uy)夫妇旗下的融合解决方案(Converge ICT Solutions Inc.以下简称Converge)。

黄汉雄,1966年出生自福建晋江,11岁时移民至菲律宾天使城,100%的过江猛龙。黄书贤的Dito攻克市场的利器是信号塔和网速;与之相反,和他同名黄汉雄占领市场的法宝则是光纤和犁地。两位把上天入地给占齐全了,黄家人果然都不简单。

据Converge的财务报表,该公司占据了54%的高速光纤网络份额。而在整个固定宽带网络服务市场,2020年的数据显示PLDT以52.7%的市场份额独占鳌头,Converge占21.6%,Globe仅占16.5%,其余小鱼小虾瓜分剩下的9.2%。从趋势来看,Converge的增长速度最快。可以预见,Converge将继续蚕食市场份额。这一点,及被黄汉雄、姚丽华夫妇在菲律宾富豪排行榜上不断提升的名次印证。原因也很简单,网速和地埋线是趋势,Converge就是那只风口的猪。

另一种形式的中美之争?——菲律宾三大移动通讯公司之间的战争w8.jpg
2017年至2020年菲律宾三大宽带运营商的市场份额及变化趋势

前天(8日),Dito以在互连业务中涉嫌违法正当竞争为由,一纸诉状将Globe和Smart 起诉至菲律宾竞争委员会 (Philippine CompetitionCommission)。

Dito表示,Globe和Smart违反了市场上所有通讯运营商互连的法律要求,“我们的用户很难与Globe和Smart互连”, 在DITO用户给Globe和Smart用户拨打的100通电话中,只有20到30通电话能打通。因此他们被迫提起诉讼,并声称这两家通讯公司正在滥用其在市场上的主导地位阻碍他们的发展。

Dito还说,“他们是行业巨人,我们在整个市场的市场份额最多为百分之五。毫无疑问,谁处于主导地位一目了然”,如果和两者的互连良好,DITO的市场份额应该会高很多。

这一点小编可以为Dito证明。这几个月来,有位好朋友因为网速快换上了Dito的sim卡,自从换卡之后小编就从未拨通过他的手机,有急事时往往不得已拨通继续使用Globe的大嫂的号码。从小编的经历看,Dito手机号码是完全无法接通的,而不是很难互联。而Globe 和Smart网络互联完全没有问题,除了网际通话收费要比网内通话贵多了,其他都没毛病。

另一种形式的中美之争?——菲律宾三大移动通讯公司之间的战争w9.jpg
Dito信号塔

Globe和Smart不约而同、心照不宣地这么做,当然是不希望竞争对手做大。网际互联互通是新入场的竞争对手能够获得新用户的关键。虽然手机上网已经代替通话成为手机的主要功能,但通话需求也是必备功能之一。Globe和Smart的打算显然是,假如你不想要一台仅仅只能上网手机的话,那就把Dito扔一边吧!最起码,也要Dito与Globe、Smart再排列组合一下。总之,就是完全封锁Dito的排挤效应,用户可以用Dito,但必须还至少得另外再有一只手机。

昨天(9日),Globe表示,已要求国家电信委员会(Nation TelecommunicationsCommission)对Dito处以6.22亿披索的罚款,因为后者才是那个真正违反了互联互通协议的人。

因为,通过Dito网络向Globe用户拨打的欺诈性通话越来越多,“平均每天有1000个欺诈性电话——实际是国际号码,但被Dito网络掩饰为本地号码——被允许通过Dito的网络打给Globe用户,这违反了互联互通协议。”

另一种形式的中美之争?——菲律宾三大移动通讯公司之间的战争w10.jpg
Globe昨天的声明

Globe的说法是,从2021年7月到2022年7月,每天都有至少1000个欺诈电话,所以Dito每天应该支付250万披索的罚款,6.22亿就是这么来的。

Dito表示,这些通话都不是由该公司的用户拨打的,“相反,这些都是第三方打出的欺诈性通话,而Dito本身也是受害者。此外,还有从Globe打给Dito的销售通话(Inside Sales Representative)。对于Dito没有采取措施来阻止打给Globe销售通话的信息是不正确的。我们有数据和事实表明,Dito已为尽量减少销售通话采取措施。”

Globe还表示:“Dito既没有检查这些活动,也没有向Globe支付其应得的款项,这对该公司造成了持续的严重影响。此外,这些有增无减的非法活动使互联中转线路面临被滥用的严重风险,并导致网络过度拥堵,损害了用户的利益。”

另一种形式的中美之争?——菲律宾三大移动通讯公司之间的战争w11.jpg
Converge的犁地机器及地面上犁开的管道

Globe的反击措施就是把水搅浑了。该公司的言外之意是,没有给Dito用户提供合适的互连服务基本上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可是Globe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Dito来的欺诈通话要求太多的缘故;所以为了避免你们污染水源,劳资就把水管子堵住了,你丫不得不服!

欺诈和销售电话的问题肯定也是存在的,但从浩如烟海的通讯数据中搜集证据的话,具有相当大的难度,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一时半会查不清。

一直以来,因为Dito背后有中国电信,菲律宾国内以国家安全和可能的间谍行为对Dito获得第三块移动通讯牌照就颇有微词。相信这种舆论风潮的背后也有两大通讯巨头的影子。

另一种形式的中美之争?——菲律宾三大移动通讯公司之间的战争w12.jpg

Globe的股东是阿亚拉家族(ayala)和新加坡通讯(Singapore Telecommunications Limited)。PLDT的背后则是日本电报电话公司(NTT Communications ,NTT Docomo, Inc.)。在全球中、美对抗的大背景下,很难说Dito与Globe和Smart之间的这场冲突,不是另一种形式的中美之争了。

这些年以来,美国人以通讯安全为由,让多少国家禁止使用华为和中兴制造的通讯设备,小伙伴们心底都清楚。

菲律宾华人电报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