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2189|回复: 1

[好文分享] “超越长城”:菲律宾的中国通

[复制链接]

97

主题

97

帖子

45

菲华币

菲华卫士

Rank: 2

积分
97
发表于 2022-10-17 07: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超越长城”:菲律宾的中国通w6.jpg
哈里的家庭自传:《超越长城:一个家庭的旅行》

本文是暨南大学代帆教授《菲律宾的中国通》一文的第一部分,包括本文的缘起与菲律宾左翼理想主义者哈里·米克兰特的故事,其余部分敬请期待。感谢代老师授权发布。

缘起

2020年4月的一天清晨,刚打开手机,就接到正在韩国梨花女子大学攻读博士的菲律宾朋友Ivy的电话,Ivy在电话里痛哭流涕的告诉我,她的硕士研究生导师、菲律宾大学亚洲中心的前主任艾琳教授(Aileen Baviera)刚因新冠肺炎于凌晨去世,年仅59岁!

一年之后的4月,我又接到来自菲律宾方面的噩耗,我的好朋友、亚洲中心的前主任哈里·米克兰特博士(Mario Miclat),因新冠肺炎去世。

下一年之后的4月,我非常熟悉的朋友、菲律宾驻华大使罗玛纳(Jose Santiago “Chito” Sta. Romana)先生,在从菲律宾返华隔离期间,也因病去世。

两年之内,多位中国问题专家和友华人士先后离世,对人才凋敝的菲律宾中国研究学界而言,不可谓不是重大损失。

因为海洋争端的存在,很多国人以为菲律宾人非常反华,事实上并非如此。中菲两国虽然相隔太平洋,但实际距离并不遥远,在历史上两国人民之间的交往就非常频繁。辛亥革命期间,菲律宾华人给予祖国大量支持。1898年,孙中山还在日本东京曾经会晤菲律宾起义军代表马里亚诺·彭西(Mariano Ponce),积极支持菲律宾人民民族解放斗争。此后,孙中山多次为菲律宾起义军提供武器。

“超越长城”:菲律宾的中国通w7.jpg
马里亚诺·彭西与孙中山
“超越长城”

60年代末期,菲律宾国内左翼运动风起云涌,菲律宾大学更是左派政治运动的中心,1968年菲律宾共产党(Communism Party of thePhilippines)的重建更是推动了70年代之后菲律宾国内左派政治运动的发展。70年代初,当时年轻的哈里·米克兰特,正是菲律宾大学文学院学生会的风云人物,尽管来自富有的菲律宾家庭,但哈里深受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他写诗、发表演讲、参加政治活动,经常组织学生们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他们还偷偷印刷毛主席语录,在积极分子中传播和学习。作为一个充满魅力的学生运动领袖,哈里吸引了一批追随者,这其中也包括后来成为他女朋友和妻子阿尔玛(Alma),后者被哈里在学校发表的一系列诗歌、小说和评论所折服。

“超越长城”:菲律宾的中国通w8.jpg
哈里的纪念照

1971年,受中国国内政治运动氛围的吸引,哈里和阿尔玛以及一群菲律宾左翼学生活动分子,经过香港来到中国大陆参观访问。访问期间,马科斯政府宣布戒严,因为担心回国之后遭遇人身安全,于是这群年轻的菲律宾人从此就留在中国大陆。哈里和阿尔玛就职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一直到1986年马科斯独裁统治结束,两人才得以重返菲律宾。而两人在国内的失联十多年的家人,一度以为两人已经惨遭马科斯政府杀害。

哈里和阿尔玛在中国结婚,1986年哈里全家回到菲律宾时,他们的大女儿马宁宁(Maningning)已经14岁,小女儿巴拉维(Banaue)则刚好8岁。哈里对中国文化和中国革命充满了好奇和激情,工作之余,哈里学会了普通话-----但我不知道他的普通话水平如何,因为我们相处时很少用普通话交流,并在中国到处游历,购买各式各样的中国古董和家具。1986年从中国回到菲律宾时,哈里在中国采购的各类收藏品,就装满了几个火车车皮!2007年当我第一次到访哈里在黎刹省的别墅时,确实被震撼到了。整整三层的别墅,无处不装饰着中式实木家具和古玩,无一处不充满着中国文化气息。我告诉哈里:你在菲律宾建立了一个中国博物馆!

“超越长城”:菲律宾的中国通w9.jpg
哈里夫妻在某个结婚纪念日的合照
2004年,哈里全家出版了回忆录《超越长城:一个家庭的旅行》(Beyond the Great Wall: A Family Journal),哈里夫妻和两个女儿在书中记录了他们在中国的故事,我得以更深入的了解这个与中国有着不解缘分的菲律宾家庭。在该书的序言中,哈里写道:“中国已经成为我们的一部分”,“直到现在,我们都喜欢喝热汤,用筷子吃菲律宾人的煎饼”。其实早在2000年,哈里的大女儿马宁宁----一个极富艺术天赋的女孩子,精通油画和中国国画,能用中、英、菲三国语言写诗,即已跳楼自杀,所以书中收录的只是马宁宁少年时代的一些故事。在大女儿去世后,悲痛欲绝的哈里夫妻创建了马宁宁基金会,专门奖励中国的年轻诗人。

“超越长城”:菲律宾的中国通w10.jpg
哈里的天才女儿马宁宁。After June Four·Received\some cards\from Bejing\where\I used to stay.\Friends\did not say\what happened\but wished me\a Happy New Year\instead.\Looked for\the clippings\of Tian An Men\and read\how distance succeeded\in breaking us\apart.这首诗是马宁宁的作品,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小编就不翻译了。
“超越长城”:菲律宾的中国通w11.jpg
哈里和大女儿马宁宁的塑像
哈里与中国的缘分不仅仅在于他对中国文化的热爱,更在于他对一切与有关中国的事物都充满着激情。刚到菲律宾大学亚洲中心----当时我和后来皆成为亚洲中心主任的哈里和Joefe共用一间办公室,哈里就邀请我一起吃饭。据说以往曾经在亚洲中心就读的一些中国学生,都曾得到哈里的热情款待。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哈里经常开车带着我在马尼拉各地游玩,品尝菲律宾美食,好几次在哈里位于黎刹省美轮美奂的大别墅里,在缀满锦屏藤细嫩根须的阳台上,我教他和两个日本朋友一起玩麻将。尽管我们年龄相差二十多岁,但哈里身上那种童心、浪漫主义,以及对生活的激情,让我感觉不到丝毫代际差。

2008年我在北京工作,哈里随菲律宾外交部来华访问,我们在北大南门附近吃饭聊天,在落满槐树花的路上散步聊天。2006年,中国政府提供贷款,援助菲律宾修建北吕宋铁路项目。项目一旦修成,将使马尼拉拥有一条连接北部各城市的铁路,从而极大改善大马尼拉区域的交通。可是这样一项利国利民的工程,因为菲律宾国内纷繁诡异的政治斗争,以及遥遥无期的土地拆迁,导致项目进展非常缓慢,菲律宾国内的反阿罗约势力更把脏水泼到中国企业身上,污蔑中国企业的招标程序不规范。

“超越长城”:菲律宾的中国通w12.jpg
晚年哈里
两年之后,尽管中国政府的前期贷款早已支付,而项目几近冻结停止状态,菲律宾政府试图再次推进该项目,于是就有了菲律宾外交部的此次访华行程。考虑到哈里在中国十多年的工作经历,菲律宾政府希望哈里能够利用他在中国的关系促成此次谈判。哈里不无伤感的跟我说:Fan,在中国,两年的时间都可把项目建成了,可是你看我们菲律宾,还在不断地争吵!同样在2008年,菲律宾大学百年校庆之际,一群长期流浪在大学校园并霸占大学土地搭建临时建筑的菲律宾人,面对大学当局要求搬迁的命令,组织游行示威,要学校给予赔偿,否则拒绝搬迁。我第一次看到哈里在办公室大发雷霆:这群贱民,他们霸占了不属于他们的土地近半个世纪,居然还要求赔偿,太荒唐了。如果在中国,政府肯定不会容忍这样无理的要求!

“超越长城”:菲律宾的中国通w13.jpg
2009年圣诞节哈里一家的全家福,妈妈手便是早逝大女儿的塑像。
2009年哈里担任菲律宾大学亚洲中心的主任,曾邀请我再次前往亚洲中心做访问学者。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可能是2014年8月,哈里邀请我去他在奎松大道的新家吃饭,我第一次见到哈里的小女儿巴拉维全家。饭后,哈里夫妇带我到附近一家他们喜欢的咖啡厅喝咖啡,邀请我在8月底参加他们一群老朋友的年度聚会,这些人无一不是菲律宾左派,可惜当时我返程已定,所以未能参加。阿尔玛告诉我,每年八月,他们都会和一些菲律宾左派老朋友聚会。

“超越长城”:菲律宾的中国通w14.jpg
亲人和学生为哈里制作的纪念手袋和出版的纪念书籍
哈里可能并不是菲律宾共产党员,但毫无疑问深受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印象。不过,他传奇般的经历,尤其是在中国十多年的生活,一定让他对共产主义有着不一样的看法,这可能也是他与菲律宾共产党逐渐分道扬镳的原因之一。哈里曾经公开谴责菲律宾共产党领导人西顺(Jose Maria Sison):西顺不是菲律宾共产党领导人,当同志们在工作的时候,西顺只是假装在工作,实际上却过着贵族一样的生活。西松的双手沾满了鲜血!

西顺曾经是菲律宾前总统杜特尔特的老师,但在杜特尔特推动与菲律宾共产党的和解失败后,两人的关系也破裂。

“超越长城”:菲律宾的中国通w15.jpg
哈里黎刹省别墅的一角
哈里曾经这样描述自己的一生:“在这样的期待中,每一秒都变得更长,吞噬了我五十年左右的一生。我又回到了在卡拉巴洛(Caraballo)山脚下躲避空袭的地方;在吕宋岛中部开办一所马克思主义学校,经营毛泽东思想媒体;攀登马德雷山脉(Sierra Madre)的游击队营地;在碧瑶、圣米格尔、帕拉纳克和奎松市建立地下出版网络;在北京大厦过着精英生活,在湖南农村像苦工一样工作;因谴责米兰达广场爆炸案和卡拉加坦/多纳·安德里亚计划而被菲律宾共产党软禁;用菲律宾语播放短波广播;写诗、故事和散文;教学、讲课、做研究;建立一个值得自豪的家庭......”。这就是哈里,出生于上流社会,却为共产主义理想所吸引,一生充满激情和传奇。

“超越长城”:菲律宾的中国通w16.jpg
哈里与代教授在菲律宾大学亚洲中心办公室的合影

1971年8月21日,菲律宾自由党竞选马尼拉市长集会在米兰达广场(Plaza Miranda)举行,大约四千多人参加集会。会议期间,两枚炸弹爆炸,共造成9人死亡,约90名无辜平民受伤,受伤者包括两名自由党领导人和几名参议员候选人。长期以来人们一直以为是马科斯政府故意在制造混乱,直到2018年之后才有更多资料显示菲律宾共产党领导人西顺是这一爆炸案的幕后策划人,目的是推动菲律宾进入革命边缘。在1972年整个中期选举期间,因为暗杀造成的各党派中高层领导人的死亡多达30多人,投票日当天被暗杀的知识分子和高校学生更有40多人,这为马科斯总统在1972年宣布军事管制提供了借口。但根据哈里的论述,肯定有不少人早就知道米兰达广场爆炸案的背后主使人正是菲律宾共产党。

“超越长城”:菲律宾的中国通w17.jpg
米兰达广场爆炸案现场
巧合的是代教授本文中提到过的中国援建菲律宾铁路一事,罗玛纳大使病故一事以及米兰达广场爆炸案小编都曾写过。小编口无遮拦、阴阳怪气的野路子文风和代教授温文尔雅文风有点调性不合,不过能兼收并蓄、不偏听偏信应该是有层次文字阅读者的基本要求,可对照阅读。

菲律宾华人电报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